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8年9月10日 星期一

【舞動奇。Y】一切由Kpop開始....

記得在K1第一次家長日時,
(那是2015年2月)
班主任跟我說:
「YY對跳舞很有天份,栽培她吧。」

那時我也直言回答老師:
「我不想太早去培養體藝,幼稚園階段先學了自立和德行,關於參加課外興趣班,還是等一等吧,或兩年後吧。」

加上YY的幼稚園,
每年都有2-4次大型跳舞表演的,
對她來說,已是很不錯的訓練。

等到K3的暑假,
YY第一次正式在外參加跳舞班,
(那是2017年6月),
那次,她共學了十堂kpop,
由Yuki老師教授。











學了十堂Kpop,
有幸入了跳舞比賽的決賽,
又有機會出外表演,
之後,便升小一了,
始終不知道學校星期六的興趣班怎安排,
所以在外的跳舞班暫時停一停。

在小一後,YY參加學校的爵士舞班,
可是始終學校大班和在外小班的分別,
YY並沒有十分投入爵士舞班,
更在期中已退出了。

同時間,在一個跳舞比賽上,
YY看到肚皮舞,
她說好想試玩,
然後她接觸了幾個月的肚皮舞班,
由Dorothy老師教授。










學了三支中東舞曲,
當中又得到了兩次的表演機會。





漸漸地,我發覺YY愛上了表演,
她喜歡舞台,享受舞台,
每一次表演,她都毫不緊張,
又相當投入其中!






而我這個阿媽呢,
漸漸也成了YY的小粉絲,
也是YY,
令我這個本身無咩節奏感的人
也心思思都想跟埋個女學跳舞,
(由Jasmine老師教授)
及後我們參加了八堂親子kpop,
學了兩隻歌,
出外表演了一次。



那次在台上,
也是我人生第一次表演跳舞。




兜兜轉轉,
接觸了不同舞種之後,
YY肯定地說:
「我最愛的是Kpop!」
由於之前教她的好導師遠付了法國,
只能轉老師,
她參加了同一間舞校的「JazzFunk班」,
當中也有Kpop原素,
由Tung Tung姐姐教授。

重踏JazzFunk/Kpop之後,
她更熱愛跳舞,
曾訴說:「一星期只一堂,等太耐了!」
她想天天跳舞!
我跟她說:「照舊一星期學一堂,其餘日子自己在家練舞吧!」
就是這樣,她幾乎天天也在家跳舞。


























【YY的kpop跳舞片段】

Kpop 2017年6月:

Kpop 2017年8月:

Kpop 表演 2017年8月:

Kpop 表演 2017年8月:

Kpop 表演 2018年1月:

Kpop 2018年3月:

Kpop 2018年3月:

Kpop 2018年4月:

Kpop 表演 2018年4月:

Kpop 2018年4月:


Kpop 2018年5月:

Kpop 表演 2018年5月:

Kpop 表演 2018年9月:

Kpop 表演 2018年9月:


【YY的肚皮舞跳舞片段】

肚皮舞 練習 2017年9月:

肚皮舞 練習 2017年11月:

肚皮舞 表演 2017年12月:

肚皮舞 練習 2018年2月:

肚皮舞 練習 2018年2月:

肚皮舞 表演 2018年3月:


【後記】

寫這篇文章,
花了很多時間把以上跳舞連結copy出來,
主要都是想整合一下,
讓YY長大後回味。

事實上,我能斷定她熱愛跳舞,
享受舞台表演,
幾乎能肯定她會一直把跳舞融入生活,
跳舞將會是她成長的一部份!

跳舞,令YY培養出自信心和存在感,
從扭動的形體姿態動作中,
表現出一種自信的美麗。

YY沒有天生美人胚子,
但她有她的個性,
從跳舞當中,
把她的獨特性發揮得淋漓盡致。
我們不需要女兒完美,
但是她一定要先喜歡自己、認同自己,
有目標,有理想,發𡚒!

人生的可能性始終萬萬千千,
或者,有一天,
她會說:「媽媽,我不想繼續跳舞了。」
我們也是從來都不會勉強孩子的父母,
她慢慢長大了,
她有她的想法,
做父母的,支持就夠了。
但至少,在這天來臨之前,
這些點點滴滴跳舞的回憶,
早已種在她的心底,
也是她成長的一部份。

而我和愚生呢,
永遠是YY的頭號fan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