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6年5月21日 星期六

【世紀合照】愚太的超難任務終完成了

在我的記憶當中,
沒有一家人包括父母
開開心心去做一件事的畫面。

1989年,那年不只有六四,
還有,我的父母離婚,
那時候,我七歲。

雖然我成長於破碎的單親家庭,
但我從沒有怪責我的父母,
小時候的畫面,是他們經常會吵架,
所以,我覺得他們離婚更好,
而我自己,不知從哪裏來的懂性,
很早便很識諗,叮嚀自己不要學壞,
把書讀好,一定要讀大學,
我要靠自己隻手改善生活質素。

1989年的那一天,
我只得二年級,打了給一個同學,
我們去了樓下公園,
坐在搖晃的黑色車輪上大哭:
「我的父母要離婚了!」



離了婚,雙方當然不會見面,
一方更視另一方為仇人,
那些年來,都是吵吵鬧鬧過日子。

直至我們長大,要辦喜慶事件,
雙方被迫再次見面,
事後,掀起了一場又一場風波。
這些年來,沒有安寧。

兩個月前,
遺傳科醫生發現我的罕有病變基因,
需要召喚我的父母回醫院驗血,
我第一個反應是:晴天霹靂呀!
我害怕的,根本不是病變基因,
一想到要他們碰面,
更要獨處一室,
離婚雖已27年,女方仍然超憎男方,
我害怕的,又一場腥風血雨。

由細玩到大
身邊親暱的朋友早已明暸我的家事,
知道我一直為此事擔心,
安慰著:「還好在醫院,
至少一見紅,可飛撲去急症室。」
我笑了,苦中作樂。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
終於來到「大日子」了,
我仍然是戰戰兢兢,
我的生活好伙伴:愚生
他果然是義氣仔女,
特意調動了工作和日程,
趕來醫院陪我見證者那歷史時刻。

我做了一件自以為很聰明的事,
就是以多年的政府醫院覆診經驗,
知道診症紙上的時間,
通常都要多等候半小時至兩小時不等
醫生給我的時間是:9:30AM
我向充滿仇恨的女方說遲半小時,
請她十點才來到醫院,
而我和男方就準時9:30AM到達,
我的目的只想縮短他們共處的時間,
最終我的計劃很成功,
我和男方是9:30AM到達;
女方就10:05AM到達;
而醫生是10:15AM叫咪請我們入房。

進了醫生房,我的心終於定下來,
因為我知道有專業人士在場,
視線被轉移了,
至少不會腥風血雨。

醫生把早前已向我解釋的情況
再向我的父母解釋病情多一次,
二人都留心聆聽,
那刻我在想:
「我從未見過我的母親看見
我的父親時是可以這麼平靜」
有專業人士在場果然唔同啲。

他們簽署一些醫療文件後,
再被安排去另一間房抽血,
醫生說,四個月後再回來看報告。

我驚訝地問:「父母又要再來?」
醫生說:「正常程序需要他們
親自回來看報告,
或可以事前簽下授權書給你。」
我才抹一額汗。

企在旁的愚生,
不知哪裏來的閑情逸致,
竟偷拍了這一張照片,
看著照片,有點唏噓,
27年前他們離婚時,
僅存的幾張家庭照片也被撕掉了,
我根本沒有一家人的合照,
如今的這一張相,
竟然有我和我的父母在內,
這個可算是意外收穫。




重申,
我對我的家庭狀況從沒半點仇恨,
反而我常常都會覺得,
就是因為小時候成長很不一樣,
鍛鍊成自己剛烈的性格,
內心變得強大,而且目標很明確,
沒有對婚姻失去信心
反而父母完成不到的事情,
我更下定決心把它完成,
努力去組織一個屬於自己的家庭,
幸福的定義,
是兩個人共同努力去經營的,
雙方總有磨合不到的時候,
包容不是只口講的,而是實際行動。
有時,總會灰心,
但是,無忘初衷,緊記兩個人當初
為何要承諾一起走下去,甘苦與共。

因為父母,
我對「仇恨」早已有另一種理解,
窮一生花力氣去憎恨一個人,
其實只苦了自己一生,
走不出怨氣,活得很痛苦,
子女更成為了磨心,
痛苦的程度不比她低。
但偏偏,誰也改變不了誰,
要想通,只能靠自己。

我希望,一直和平,
我已厭倦了吵吵鬧鬧的日子,
平靜是最舒服的。

也希望父母的驗血報告結果沒什麼,
罕有病變基因只我獨有便足夠了,
只要大家都健康,
抗病就交由我一人承受吧。


~相關舊文~

2016年3月23日 星期三

驚險40小時後【DNA報告】發現罕有病變基因

http://yyfooloflove.blogspot.hk/2016/03/40dna.html

2 則留言:

  1. 他們好像比跟陌生人同坐更不自在。^^"

    好奇他們有沒有眼神交流或交談?

    回覆刪除
    回覆
    1. 嘩 當然沒有眼神交流、沒有對談、完了見醫生和抽血程序,分開走,不同𨋢。那朝共處的短短45分鐘,對我來說是何等漫長。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