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6年3月6日 星期日

驚險40小時後【短篇數則】要感激的人實在太多了

這幾個星期裡堆了些抗病感受,
短篇數則抒發一下:

(1)吃不完的抗生素

可惡的抗生素,
出院後個多星期仍然吃不消,
每天三次,每次兩粒。
若不是手術後發燒,
「被迫」開始抗生素療程,
我才不碰它。我最憎服抗生素。
出院後,又話我有另一種菌,
又送來一大包另一抗生素藥丸,
非完成不可。
終於,手術後三星期;
終於,完成可惡的抗生素療程。

(2)寧不賺的住院現金

很多年前已買了保險的我,
每次入院後可索償住院現金,
每天$800,住得越耐賺得越多,
可是,每一次入院,
我也是苛求醫生讓我早點出院,
那些錢不好賺,
在醫院睡不好、吃不好;
朝早6點開晒燈光戔戔被迫起身;
隔幾個鐘又話要抽血、
凌晨時份瞓瞓下也被拍醒抽血;
錢和家的睡床,我永遠選擇後者。

(3)任勞任怨的印傭姐姐

每次住院,
我都會認識到一些特別的人,
這一次,是一位印傭姐姐,

她是一位病人,睡我隔離兩張床,
有一晚,她在病床前充電被姑娘罵,
我拿著我的後備充電器
走到她床前借給她,
我們因此認識了,
她是一位有禮貌的女士。

住院期間,她仍然當正自己是工人,
不停服侍附近床的嬸嬸婆婆,
斟水遞鞋,有些人總喜歡洗人。

她的僱主沒有來看過她,明白的。

她懷疑是癌症,在我床前痛哭,
我安慰著她,給她擁抱,我也哭了。
僱主說如果要動手術,
費用要她自付,
醫生要她出院後一直覆診,
出院前我們交換了電話,
我叫她有什麼問題可找我。

前幾天,我收到她道別的電話,
因為患病,僱主要辭退她,
買了機票給她飛回印尼,即晚走。

她是一個好人,
我希望她安全過渡
癌症請不要找上她。

(4)小產婦人?

除了印尼姐姐外,
這次住院還遇上一位婦人,
無端端走到我床邊,
哭訴她剛小產的慘痛心情。

但故事內容越說越不合理,
她又多次show手機相片給我
但又是東歪西倒的,
不合情理,我感到奇怪。

護士幫我解圍,
好不容易她離開了我床邊,
我問護士:她是精神有問題嗎?
護士點頭,
說:不用將她說的故事放上心。
我剛才還為她流產而流淚,
原來被欺騙了同情心。

我不是怪她,
香港地被迫傻的人很多,
但我堅信精神病某程度是自找的
是自己不願面積現實的避難所。

(5)因。果

我常有一個信念:
我堅持做一個好人,
樂觀、積極、行善,
即使身體五勞七傷,
但上天總不會取走我命,
上天有好生之得,
我一直用這個信念抗病。

可是,我三番四次跨過危險時刻,
大大小小手術、住院的痛苦,
無數的血、無數的眼淚,
上天還不肯定我是一個好人嗎?
是它在懲罰我嗎?
我還年青,還在幾多苦等著我捱?

半杯水定理,
我已是幸運?還是苦命?
我躊躇。

(6)愛。包圍著我

我還是感恩,
有愛我的家人和朋友包圍著我。

在我住院期間,
家人無間斷的探望、送飯、
幫我抹身,一切的支援,
大家都各自有忙碌的生活,
但卻沒有把我放下,我很感激。
愚生、家姐、姐夫、細佬、
弟婦、我嫲、2姑姐、伯娘、
伯父、表弟、表妹、老爺奶奶。

朋友也是不可缺少的元素,
當知道要做緊急手術時,
我很害怕,在關鍵的時刻
三個好姊妹也是我的好同事
一直在電話陪伴著我,
給我愛、給我鼓勵,給我勇氣,
還有媽媽群組的朋友,
她們都很支持我。

當愚生需要來醫院照顧我時,
有一家好人,幫我們照顧著YY,
帶YY遊長洲,玩了一整天,
我很感激。
當出院後我還未完全康復時,
呢一家好人,照顧我們的晚飯,
好讓我不用勞累,
我真的很感激。

還有我義補家庭的媽媽,
主動過來幫我買餸、幫我煮飯,
我真的很感動。

還有還有,一大堆留言為我打氣
各方各路好朋友,謝謝大家。

最後,當然就是我的第一號愛人
愚。先。生啦!
又要他為我再一次擔心了,
每一次手術,
我都大安旨意變成「妲己」,
既然'癱'了,我便什麼都不用做,
一切就交給我的軍師幫我籌辦,
愚生就是我的軍師。

過去幾個星期,辛苦他了,
頻頻撲撲,睡不夠,
又要返工、又要來醫院看我、
又要照顧YY、又要照顧屋企,
他娶了我其實真係好不幸,
我是他的負累。

即使如此,他卻從不放棄我;
也從不讓我感到孤單,
諗落諗落,
上天對我已經好憐憫,
雖然周身病痛;
雖然手術連連;
雖然幾次死亡邊緣徘徊,
但我每次都是萬劫不復,
現在仍然能呼吸著寶貴的空氣,
我太幸運了。

往後,
繼續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這段片,
是我即將推進手術室之前,
自拍給我的小YY,
萬一出事,這是我最後的說話,
當然,我又過關了,
所以呢段片也會石沉大海...


【待續】







2 則留言:

  1. 最尾張相看到妳眼有淚光,不過一切都過去啦,又過咗一大關,再流也該是快樂的眼淚!難得身體在適當時候發出警號,以後真的要加陪小心啦!

    有時心情唔好嘅時候,我會自我安慰,跟自己説why"not"me?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最尾幅相段片是方喊邊講的。
      多謝海豚兒成日都鼓勵我,我呻完寫完抒發完又無事,愚太打不死,哈哈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