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6年3月30日 星期三

分手了。結婚了。

小方同Stephy拍拖十年分手了,
關我地咩事?
或者,是要再次提醒我們,
經營一段關係,很不容易。

近幾個月體會猶深,
四對朋友經歷婚姻失敗,
當他們把家事告訴我時,
臉上的無奈和難掩的傷感,
教人心痛。

四個故事當中,
三個故事基本上是一樣結構的,
導火線是一條「大負債」,
男方一直對家庭不盡責任,
女方亦曾幫手還過不只一項債務,
直至又發現另一條新債,
又是六位數字,
忍無可忍,忍痛斬攬。

別說我只幫女人,一面之詞,
女人不是不能和你共患難的,
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和傷心,
家中小孩才幾歲而已,
為了自身安全、
為了避過大耳隆上門追數,
不得不提出離婚。

沒人想頭家散的,
曾經,是愛得多麼轟烈,
可是緣來緣去,盡力過、挽救過,
行到最後一步,
無奈地把一段婚姻畫上句號。

「夫妻本是同林鳥,
大難臨頭各自飛。」
這句說話看似涼薄,
可是不無道理,
一個家庭,如果財政健康,
是邁進美滿生活不可缺少的元素,
反之,欠債纍纍,帳目混混亂亂,
又怎有籌碼共建幸福呢?
女人做了母親之後,
什麼決定也是以孩子安全為先,
不想過提心跳胆的日子。

當然,一段婚姻破裂,
不會是單單一方面的問題,
二人有無用心經營?
有無共同策劃解決問題?
很多時候,
到了忍不到終要爆發的關頭,
才發現原來對方痛苦了很久,
情已逝去,回不了頭。

我很幸運,
我們家庭的財政很健康,
暫時仍能擁抱著美滿的婚姻,
剛過了兩口子的結婚七週年紀念,
人生不可能只有順景,
關鍵是你怎看待逆景的時刻。

在紀念日當天,一家三口
去了啟德遊輪碼頭大草地野餐,
趟在大草地上,看著藍天白雲,
我告訴自己:心足了,
能有一個這麼愛錫我的老公
和一個乖巧的女兒,
我沒其他奢求了。

草地上,遠望一對年青人正在新婚,
一大班兄弟姊妹溫馨地拍攝照片、
拋花球,甜蜜的感覺再次湧上心頭。


七年前的3月27日,說著誓詞:
「無論健康或疾病;
富裕或貧窮;
美麗或失色;
順境或失意,
也願意一直扶持對方,
守護對方,
一生忠誠不變,
至死不渝。」

我想,我們都做到了。











燈。熄滅了

台北內湖的新聞慘不忍睹,
受害女童媽媽事後的言論
說出了事實,
為何社會會變得如此不安全?

很久之前已感覺到,
呢個世界變得很荒誕......
食物信不過;
政府信不過;
官員通通離晒地;
人民連居住環境也搞不好;
教育不堪;
價值觀癲倒;
稍稍定力或信心不夠,
亂世把人民都迫瘋了。

今天是亂刀斬人,
明天可能是集體食物落毒、
人肉炸彈引爆、恐怖襲擊.....
這些在西方社會也早已發生。

亂世中,作為一個家長,
卑微得只祈求孩子
不要在街上被人隨機斬頭而已。
還要為追逐名校、分數、
起跑線而執迷嗎?
這些早已不重要了,
能每晚活生生地
擁抱著自己健康的孩子入睡,
這已是最大的福氣,
他們將來怎樣?條路點行?
根本不用想太多,
人在,路自然在。

我不敢去想像小燈泡家人
現在的心情是何等痛苦,
每次聽到這單新聞的報導,
連我這個旁人的心也在赤赤痛,
更何況是他們切膚之痛?

很難過。
(送上最真摯的慰問和祝福)

慘劇再次提醒我們:
珍惜眼前的一切
我們永遠無法預知:
意外或幸福哪個先來,
能做的,就只是把每一天活好,
不枉此生。

作為家長的我們,
也應該在街上增加警覺性,
正所謂防人之心不可無,
這個世界還有大愛嗎?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孩子的安全是最重要。

呢個社會已經很荒謬了,
究竟幾時,
我們才能回歸「生活」
而不是要掙扎求存呢?









2016年3月23日 星期三

驚險40小時後【DNA報告】發現罕有病變基因

當一棵植物,
壞的枝幹都已經滿佈橫生時,
如今再發現多一條壞枝,
其實分別根本不大,
能做的,是用盡辦法拯救她,
吊住條命,讓她不死。

六年前,我的心臟問題被發現後,
因為太年輕便患上重疾,
所以手術後便轉介至遺傳科跟進,
香港的遺傳科直屬衛生署,
不屬醫院管理局之內,
其診所位於伊利沙伯醫院。

在遺傳科跟進了幾年,
不斷驗血、看報告、見醫生,
一直告訴我沒有發現,
直至上個月剛出院一星期
我再次回到遺傳科覆診,
醫生說發現我的DNA有異樣組織,
懷疑是病變基因,
下一步需要帶我的父母來檢驗。

發現有病變基因即係點?

我的心血管病有復發的可能

怕我的病變基因遺傳了給YY,
需要一直觀察她成長。

檢驗父母後,或需檢驗兄弟姊妹。

聽完醫生講解後
我發現自己出奇地冷靜,
這些年來,
聽到壞消息的經驗不少,
我已被狠狠訓練到:
「既來之,則安之」
世事的可能性太多,
但對於未發生的事情,
我覺得諗咁多都無謂。

縱使我千萬也不想自己曾受的苦
若我愛的家人和YY要同受,
想起這點我真的很心痛,
希望無咁「好彩」吧,
希望病變基因只我一人獨有。

* * * * * * * * * *

剛過去二月的手術,
令我感觸良多,
我看著西醫用的方法和技術,
雖然那是在拯救緊我;
但同是也在傷害我的身體,
把我體內弄至遍體鱗傷。

我不是不感激西醫技術,
多次大大小小的手術,
多次搶救了我的生命,
不然我連再呼一口氣的機會也沒有。

但是,西醫的方法是
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打從第一個手術開始,
我的身體其實已產生變化,
化學和藥物一直破壞著我的健康,
只是,回不了頭。

因為金屬心瓣已裝,
需終身每天服食薄血藥(華法林),
就是這隻藥,
令我先後兩次內出血動緊急手術,
醫生說:因為年青,
第三次內出血的機會很大。

然而,我又能怎樣?
因為華法林,我是不能服中藥的,
就連所有營養產品也不能碰。

所以,想太多都無謂,
病,已是事實,
我在仰天長嘆都無用,
寧願阿Q精神,
用我自己覺得舒服的方式
去過好每一天,
繼續用我的心態醫病療法:
想著好的事情,事情就變好。



【驚險40小時後】四篇完















2016年3月6日 星期日

【義補也可考第一】小妹妹令我留下開心的眼淚

這是2016年第一件
令我覺得很興奮很興奮的事情...
非不寫低不可...

事發日期:2月27日  星期六
事發地點:YY學校門外的樓梯

那天是YY學校的K2家長日,
我才手術出院一星期,
見精神不錯,回校跟老師會面。
基本上也沒太大的驚奇或發現,
反正愚生愚太每天
親自接送YY返學放學,
和老師接觸的機會很多,
經常和跟老師交談,
故很掌握YY在學校裡的有趣事,
而且我們很了解自己囡囡的性格,
亦對學校沒任何學術要求,
所以跟老師們都是輕鬆簡單的對談,
而老師們對她的評價也很好。

和老師們傾了半小時後,
在踏出校門之際,
我收到補習妹妹媽媽的
報喜whatsapp,原來,
這個學期她竟考獲全班第一名。

我。難。以。置。信,
流下開心的眼淚。

自小妹妹三年級開始,
我每星期都會義務幫她補習,
至今足足年半時間,
由最初她全班考尾幾,
現在竟大躍進至第一名,
我為她感到驕傲。

很難相信,當初我接觸她時,
她根基很不穩固,
對學習亦沒有動力、
沒有好奇心、也沒有自學心。
補習時經常遊魂,
每一次都要我把她捉回來。

我循循善誘,
逐漸向她浸透人為何要學習,
不只是她,姨姨我每日也在學習,
慢慢和她做好朋友,
把正能量感染她,
我的角色不只是補習老師,
我還希望成為她的啟蒙老師。

知道她考獲第一名後,
我真是很開心,
我的努力和心機沒有白費。
第一名不是最重要,
人生不是只追求名次,
而是她用心為自己的成績而努力,
如今得到回報,
那是令人很振奮的結果。

我流下開心的眼淚,
為小妹妹感到自豪。
雖然我們只是義務補習,
但妹妹成績也可大躍進,
再次證明,
只要用心去做每一件事,
必定能換來值得的回報。

* * * * * * * * * * *

最後,分享小小心得
如果幫助小朋友改善學習態度:

1。每個小朋友都是獨特的,
不要用千篇一律的方法,
要對正下懷,要了解他們。

2。溫習時,看見他們遊魂,
便要把魂魄捉回來,
如繼續講解只犧牲效率,
要讓他們休息一會。

3。對小朋友要有同理心
告訴他們:
「要學咁深既課本
要做咁多功課
有咁多考試評估測驗,
我們明白你好辛苦,
這些都不是你既錯,
而是制度有問題,
做父母/長輩的我們,
會你一起打併。」
要讓他們知道,
學習路上並不孤單。

一切都要是真心的,
自己真誠的付出,
小朋友是感受得到的。

多和他們分享自己的經驗和睇法,
從生活的趣事中學習,
建立判斷是非黑白的能力。

我教小妹好的,不只課本,
還有學做人。

4。語言是要浸的,
英文的特色/詞彙/文法/併音
要不厭其煩地提醒,
直至他們完完全全入腦,
文法/串字/句式需重複練習;

中文/常識:和他們一起go thru
一次課本,加深記憶,
Highlight書中的重點和生字。

數學是沒有捷徑的,
一定要多做練習,
特別是文字題,
很多學生都有解題的障礙,
多練多做,必事半功倍。

5。最後,很難分享的是我的經驗
愚太由中五至大學時期,
先先後後為超過15名中小學生
進行單對單補習,
我頗熟悉不同學生的習性,
好性的,要和他比賽;
被動的,要讓她覺得學習有趣;
中庸的,要和他創建目標;
心散的,要和他尋找夢想。

然後,就是貼題的技巧,
望課本其實我大約便知道
老師出題的方向,想考什麼,
多看多接觸便能了解。

最後,我想重申:
在香港教育最討厭的地方,
就是讀書求分數求名次,
但歪風我們不一定要跟,
我們不一定要做聽話綿羊,
我們可走出自己的風格。

其實,做人做事和讀書都一樣,
有盡力,有進步,已經足夠。
我們不用去贏全世界回來,
忠於自己的想法才最快樂!

















驚險40小時後【短篇數則】要感激的人實在太多了

這幾個星期裡堆了些抗病感受,
短篇數則抒發一下:

(1)吃不完的抗生素

可惡的抗生素,
出院後個多星期仍然吃不消,
每天三次,每次兩粒。
若不是手術後發燒,
「被迫」開始抗生素療程,
我才不碰它。我最憎服抗生素。
出院後,又話我有另一種菌,
又送來一大包另一抗生素藥丸,
非完成不可。
終於,手術後三星期;
終於,完成可惡的抗生素療程。

(2)寧不賺的住院現金

很多年前已買了保險的我,
每次入院後可索償住院現金,
每天$800,住得越耐賺得越多,
可是,每一次入院,
我也是苛求醫生讓我早點出院,
那些錢不好賺,
在醫院睡不好、吃不好;
朝早6點開晒燈光戔戔被迫起身;
隔幾個鐘又話要抽血、
凌晨時份瞓瞓下也被拍醒抽血;
錢和家的睡床,我永遠選擇後者。

(3)任勞任怨的印傭姐姐

每次住院,
我都會認識到一些特別的人,
這一次,是一位印傭姐姐,

她是一位病人,睡我隔離兩張床,
有一晚,她在病床前充電被姑娘罵,
我拿著我的後備充電器
走到她床前借給她,
我們因此認識了,
她是一位有禮貌的女士。

住院期間,她仍然當正自己是工人,
不停服侍附近床的嬸嬸婆婆,
斟水遞鞋,有些人總喜歡洗人。

她的僱主沒有來看過她,明白的。

她懷疑是癌症,在我床前痛哭,
我安慰著她,給她擁抱,我也哭了。
僱主說如果要動手術,
費用要她自付,
醫生要她出院後一直覆診,
出院前我們交換了電話,
我叫她有什麼問題可找我。

前幾天,我收到她道別的電話,
因為患病,僱主要辭退她,
買了機票給她飛回印尼,即晚走。

她是一個好人,
我希望她安全過渡
癌症請不要找上她。

(4)小產婦人?

除了印尼姐姐外,
這次住院還遇上一位婦人,
無端端走到我床邊,
哭訴她剛小產的慘痛心情。

但故事內容越說越不合理,
她又多次show手機相片給我
但又是東歪西倒的,
不合情理,我感到奇怪。

護士幫我解圍,
好不容易她離開了我床邊,
我問護士:她是精神有問題嗎?
護士點頭,
說:不用將她說的故事放上心。
我剛才還為她流產而流淚,
原來被欺騙了同情心。

我不是怪她,
香港地被迫傻的人很多,
但我堅信精神病某程度是自找的
是自己不願面積現實的避難所。

(5)因。果

我常有一個信念:
我堅持做一個好人,
樂觀、積極、行善,
即使身體五勞七傷,
但上天總不會取走我命,
上天有好生之得,
我一直用這個信念抗病。

可是,我三番四次跨過危險時刻,
大大小小手術、住院的痛苦,
無數的血、無數的眼淚,
上天還不肯定我是一個好人嗎?
是它在懲罰我嗎?
我還年青,還在幾多苦等著我捱?

半杯水定理,
我已是幸運?還是苦命?
我躊躇。

(6)愛。包圍著我

我還是感恩,
有愛我的家人和朋友包圍著我。

在我住院期間,
家人無間斷的探望、送飯、
幫我抹身,一切的支援,
大家都各自有忙碌的生活,
但卻沒有把我放下,我很感激。
愚生、家姐、姐夫、細佬、
弟婦、我嫲、2姑姐、伯娘、
伯父、表弟、表妹、老爺奶奶。

朋友也是不可缺少的元素,
當知道要做緊急手術時,
我很害怕,在關鍵的時刻
三個好姊妹也是我的好同事
一直在電話陪伴著我,
給我愛、給我鼓勵,給我勇氣,
還有媽媽群組的朋友,
她們都很支持我。

當愚生需要來醫院照顧我時,
有一家好人,幫我們照顧著YY,
帶YY遊長洲,玩了一整天,
我很感激。
當出院後我還未完全康復時,
呢一家好人,照顧我們的晚飯,
好讓我不用勞累,
我真的很感激。

還有我義補家庭的媽媽,
主動過來幫我買餸、幫我煮飯,
我真的很感動。

還有還有,一大堆留言為我打氣
各方各路好朋友,謝謝大家。

最後,當然就是我的第一號愛人
愚。先。生啦!
又要他為我再一次擔心了,
每一次手術,
我都大安旨意變成「妲己」,
既然'癱'了,我便什麼都不用做,
一切就交給我的軍師幫我籌辦,
愚生就是我的軍師。

過去幾個星期,辛苦他了,
頻頻撲撲,睡不夠,
又要返工、又要來醫院看我、
又要照顧YY、又要照顧屋企,
他娶了我其實真係好不幸,
我是他的負累。

即使如此,他卻從不放棄我;
也從不讓我感到孤單,
諗落諗落,
上天對我已經好憐憫,
雖然周身病痛;
雖然手術連連;
雖然幾次死亡邊緣徘徊,
但我每次都是萬劫不復,
現在仍然能呼吸著寶貴的空氣,
我太幸運了。

往後,
繼續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這段片,
是我即將推進手術室之前,
自拍給我的小YY,
萬一出事,這是我最後的說話,
當然,我又過關了,
所以呢段片也會石沉大海...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