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6年2月24日 星期三

【fool of love】成立三週年。衝破1000個讚

fool of love 這個專頁
成立於2013年2月23日,
用意是分享YY成長的點點滴滴
我自己積極面對心臟病的心情,
剛剛在成立三週年紀念日裡,
專頁衝破了1000個讚,
想把感受寫下來......

數字不代表什麼,
明星專頁閒閒地十幾廿萬個讚,
但我們都只是平凡人,
在從沒有比過錢買like的情況下,
能結集到1000股小小力量,
給予點點的支持和鼓勵,
作為繼續寫作和分享的動力,
為平凡的人生帶來光芒。

「愚」即是fool,
fool of love 靈感自 full of love,
充滿愛的人生多美好!
充滿愛而又帶點愚昧無知,
哈哈碌碌過日子咪仲好?

世界在變,網上資訊、言論、倫理、
對對錯錯,各有支持,各有擁護,
政治、政策、外來的聲音,
令生活容易變得「麻木」,
沒希望的人生會變糜爛,
還是相信堅守自己的小確幸,
為身邊人帶來一些快樂,
感染別人,凝聚正能量。

fool of love 沒有遠大目標或理想,
亦不妄想衝破幾千或幾萬個Like,
只想把眼前事情做好;
跳出框框、解除枷鎖,
活好每一天,不枉人生。

真心的文字會一直寫下去,
謝謝每一位的支持。


2016年2月20日 星期六

驚險40小時後 【真。情。感。受】


不是床中人,
你永遠不會明白病者的真正感受。

我不是一個消極的人,
即使心臟病未被發現之前,
我也是非常樂觀和積極地過日子,
我好勝,不許自己被挫折擊到;
亦是因為我的好勝,
差點拖垮了生命

五年內兩次內出血不無原因,
薄血藥是我易出血的因素,
第一次內出血,
痛楚忍了四天才告訴醫生;
第二次內出血,進步了,
痛楚忍了兩天便舉手求醫。

我不是尋死,
只是我不喜歡大驚小怪,
很怕無病呻吟;很怕小小事太緊張,
我總偏向相信事情不是最壞的。

亦是這份好勝,有得有失,
面對頑疾,不許自己被擊倒,
給自己無比的勇氣,
一關一關捱過去。

當醫生告訴我:
「9cm陰影、可能cancer...」
嚇得我魂飛魄散,
不想又由頭對抗另一個大病!
很累,真的很累,住醫院、做手術
需要很大的力氣和耐性,
正正因為經歷過,不想重來,
果刻竟然在想:「死左去仲好。」

肚腹一直在痛,
很想一覺子醒來什麼也沒發生過。

做手術,要承受全身麻醉的風險,
幾天不沖涼不洗頭,很不爽!
術後傷口要拆線,好痛。
醫院裡嘈嘈吵吵的,沒一覺睡好。
還有家人為你頻頻撲撲,
心裡盡是內疚。

我厭惡那種日子,
含淚鼓勵自己:啞著牙關捱過去,
現在一定是痛苦的,捱過就沒事了。

有一刻覺得很灰,我還未到35歲,
身體已做過6次全身麻醉
大大小小的手術,元氣大傷,
我身體內究竟已變成什麼模樣?
開刀、手術、打針、用藥、輸血....
我感覺自己正在吊命......
我還能捱...多少年?

我思考自己過去幾年的生活,
彷彿是一個循環,
大病發現前我的生活是顛簸忙碌的,
心臟手術後,迫自己停下來、
放慢步伐,直頭把工作都轉了,
告誡自己:健康第一。
可是,若干年後,又覺得悶了,
不自覺地加快了步伐,
把生活的日程填得滿滿的,
尋找生活上的滿足感,
然後,又賠上了健康。

這一次手術後,醫生告訴我:
我的身體裡基本上有一計時炸彈,
我太年輕了,每天服高度數薄血藥,
再一次內出血的機會相當高。
我晴天霹靂。
五年內兩次內出血,下一次幾時?
我不敢想像。

今次,我要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
我不想再做手術;
我不想再住醫院;
我不想再受皮肉之苦;
究竟我的人生應該點行?

我未諗到,
現在,將心機都放在康復路上,
有感上幾次手術自己都忽略了康復,
恃住自己年輕,表面上好似無咩野,
都其實就元氣大傷,
周圍走,拖垮了康復進度。
朋友勤勉我:
醫生給你三星期病假不無原因,
不要少看休息的重要,
卧床、休息是你現在應做的事情。

就是這樣...
出院後我大部份時間都趟在床上,
偶爾會在床上工作、偶爾會寫blog、
總之我就是盡量保護手術的傷口,
我希望能康復得好一點,
如果沒有健康,何來氣力想將來?
因為我還想將來能走得更遠,
現在更要堅持停下來。

【待續】









2016年2月13日 星期六

驚險40小時 【5年內兩次內出血】

2010年2月,心臟手術,
換大動脈和金屬心瓣,七小時。
自此終身服薄血藥華法林,
6.5mg daily。

2011年3月,脾臟內出血近四公升,
緊急搶救手術,四小時。

2016年2月,卵巢裡水囊出血9cm闊
緊急搶救手術,四小時。

只能說,我服的薄血藥度數很高,
(來降低防中風的風險)
令我很易內出血。
五年內兩次來出血,其實很灰,
下一個五年又會怎樣?
我已經無力想像。

這幾天,尤如死過翻身,
今天終有點點精神,
決要把經歷記下來...

年初二,起身時已覺自己下腹脹痛,
本以為是在新年期間食得太多,
食濟了,吃了止痛藥,沒什效果,
但也不以為意。沒痾也沒嘔。
繼續外出拜年、看煙花。

年初三,一直痛着,繼續服止痛藥。
朋友來我們家拜年,晚上外出晚飯,
痛楚加劇,家人著我去醫院,
我堅持等多一天假期後看私家,
我不想加重公營醫療負擔。

晚上,我服過止痛藥後很早睡去。
凌晨五時許,痛醒了,
我保持冷靜,著住睡衣,
拿了身份證,獨個兒搭的士到QE。
我不叫醒愚生的原因
是我知道叫醒他他一定要陪我去醫院
但我不想把女兒弄醒,
那刻我以為自己只腸胃炎或盲腸炎。

早上6時,我到達QE,急症室人很多,
有疑似打完架血流披面
包著頭的中年漢臥著待救;
有稱評為「次緊急」的病人高呼等了
兩個鐘也未見醫生;
我心想:「應該有排等了,
好彩沒叫醒兩父女。陣間等見醫生時
才text他告之我在醫院。」

怎料,護士分流後,我不用等,
立刻被安排見醫生,
趟在床上被急救,插針吊鹽水,
醫生擔心我又是脾臟出血,
照超聲波,但無異樣;
照X-ray,也無異樣;
驗血、驗孕、驗小便,全部正常。
我被安排上外科病房。

那時我很擔心,
怕愚生醒來看不見我擔心。
直至上了病房早上七時左右,
我終打給仍在睡覺的愚生告知狀況。

我的下腹,仍然很痛,
不動還好,郁身就痛爆。
住了一晚醫院,
醫生還未發現我咩事,
決定第二天照多一次超聲波。

入院的第二個晚上,
超聲波報告回來,
發現我卵巢附近有陰影。

外科醫生將我交了給婦產科醫生,
檢查後醫生說陰影有9cm闊,
不規則形狀,兩個可能性:
一是血塊;一是cancer。

聽到cancer一字,
我嚇得魂飛魄散,激動狂哭。

醫生說我血色素和維生指數下滑,
建議立刻簽紙動手術,
手術後會更加知道是什麼。

我一直在哭。我未能消化。

立刻打電話給兩位之前醫過我的
公營婦產科醫生告知狀況,
尋求他們的second opinion,
我方寸大亂,哭成淚人,
由於他們都熟悉我,先comfort我,
再為我講解。

我決定簽紙做手術。

無奈,由於我一直服薄血藥,
血太稀,做手術有危險,
好易流血不止,
醫生立刻安排我去照電腦素描,
再為我輸入四包血青凝固我的血。

準備手術。

輸入第四包血青後,
我疑似敏感,皮膚發痕,
長出了紅色粒粒,
護士立刻幫我打止痕針。

凌晨12:30,即入院的第40小時,
我被推進手術室。
縱使做手術算有經驗的我,
不知是凍還是害怕,我全身發抖,
這是我第六個全身麻醉的手術,
我不喜歡被推著手術室的感覺,
路程雖短,但渡日如年。

手術室裡,光很猛,
醫護人員很多,
我被問及一些簡單問題後,
便開始「被」昏睡去,
四個小時的手術,
我家姐在外一直等待著,
愚生留家看Y。

手術總算順利,我又捱過一關了。
最後證實是水囊出血,
不是cancer,安心了。
即使飽歷風霜,
我發現我還是不算太勇敢的,
總需要小小時間去接受和消化。

手術,即使做過很多次,
滿有經驗,但還是每一次都嫌多。

每一次住院,我都要家人為我頻撲、
朋友為我操心、每一次都周身債,
大家都對我很好。

頭一晚是在這外科病房,
二人房,所以夜晚能睡。


在醫院和兩父女facetime:

第二晚便轉到婦產科病房:

輸了四包血青,準備做手術:
手術後第二天的樣子:
術後一直處於貧血狀態,要輸血,
這次手術,共輸了四包血青+四包血:
晚上,YY來醫院看我:

她一直很擔心我。
回家後畫了這幅畫送給我:
留院第四天,情人節,
已不是第一次在醫院過情人節了,
每次愚生都會帶來驚喜小禮物,
感謝他。


這一天,發高燒,要打抗生素針,
狀態很差,全身骨痛無力,
話也不想講。什麼也提不起勁。
兩隻手三粒豆,其中一粒爆了:

是日初七,
家姐買來了人日生日蛋糕氹我開心:


入院第五天,初八,燒已退,
精神也漸好,護士替我拆掉血袋:


現在,雖然還未可以出院,
但精神狀態差不多已經完全回復,
大家不用擔心我了,
中意逞強的愚太差不多可歸位,
這一趟住院,要感謝的人太多。
(再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