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4年10月1日 星期三

弱雞的愚太親身感受

愚太真係好鬼弱雞,
我好怕相機閃光燈、
超強射燈和刺眼的陽光,
每次被擊中眼睛就會突然聚焦不到,
維持很久看不清楚東西,
需要立即閉上眼睛休息約三十分鐘,
看東西才會變回正常,
但然後就必定會變得很暈眩,
天旋地轉, 像休克的感覺,
通常持續整天。

這個情況,
其實心臟手術之前也偶爾發生,
那時頂多一年發生一兩次;
但經歷心臟手術後,
我對光線尤其敏感,
不能再用閃光燈晚間拍照、
或遇到車輛晚間使用的車頭白光燈
也足以令我暈眩很久。

我曾經將這情況告訴心臟科醫生,
醫生為我轉介到眼睛專科,
作了一個詳細的檢查,
結果並未發現眼睛有甚麼毛病,
所以也沒有辦法,
只能給我止暈藥旁身。

醫生說,有些人對強光特別敏感,
以前的相機防紅眼功能不太先進,
一大班人影相,
通常就只有我的眼睛變紅,
專家說因我的瞳孔吸光度比別人快。
現在大約兩至三個月就會病發一次,
尤其在工作特別忙的時候便會發生。

今天是十.一假期,
我一早安排了幾個行程:
先約了客人簽署醫療保險文件、
然後到旺角佔領站支持一會、
晚上便約了家人晚飯。

可是,
就在我離開客人屋苑會所的那一刻
看到一家商店強勁白色射燈後,
暈眩情況又突然發生了,
好彩當時有愚生陪伴在側,
在商場找了一個位子坐下來休息,
良久才恢復了一點,但就一直覺暈。

所以街頭運動我們沒有逗留太久,
唯有繼續心中支持,
短暫和在場人士打打氣,
其實,不論支持和不支持也好,
這是香港的歷史性時刻,
去感受一下熱血的氣氛也能動容。

還記得311日本海嘯時,全世界也
在激讚日本人的公民意識有多強、
在國難當前,也能保持良好秩序,
沒有爭先恐後、沒有自私自利,
人與人之間保持基本的尊重。

今天,我們的香港有爭取民主運動,
走上街頭,看看民運人士的素質,
他們用和平守禮的態度去增取訴求,
原來,香港人絕對不比日本人差;
原來,即使香港的教育由小到大
都間接灌輸我們時刻都着重
個人競爭力、考第一就是叻、
唯利是圖、商業就是主導、
學業和個人前途就是一切.....
原來,我們也有美麗的一面,
這種美麗,危急關頭就展現了。

移民不是良策,別人的國家,
即使民主體系發展得有多健全,
但那都不是為我們而策劃的;
我們的民主,就讓我們自己來爭取。

以下照片全為個人親身感受:

愚生已經是第二次去支持,
他平時是比較政治冷感的,
但這次也被學生們所感動,
為了公義,以行動來支持。

現場秩序良好,各人自發分工,
也有老師和大學講師用咪分享演講,
當中科技大學研究生呼籲群眾
避免用We Chat交流,
因為內容隨時都被中共監聽。

屬於香港人的雨傘革命:

現場貼滿精緻的設計標語,
呼籲在場人士切勿搞事,要和平。

不少私家車停泊著用來封路,
並寫上打氣的字句:

從來,政見、宗教和育兒方向
都是一樣,不是容易討論的話題,
因為人人想法都不同,
話不投機,就不必多說,
套用神劇的金句:
「和諧,不是一百個人講同一句說話
和諧,是一百個人講不同的說話之餘
又互相尊重。」
香港原來真的很可愛。

1 則留言:

  1. 香港原來真的很可愛 <<< 駛乜講,可以做香港人真係好自豪!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