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4年1月7日 星期二

愚太的壓力衣治療 ﹣ 進展報告

早幾個月前也和大家分享過
愚太需接受「壓力衣治療」....

9月的分享:

10月的分享:

現在又過了三個月了,
大家估下進度如何?

相信,若近來也有與愚太
見面的朋友也不難發現﹣﹣﹣
我。放。棄。了

是我太沒恆心嗎?
可能吧....


但又是因為長時間穿著那件壓力衣,
把我的肩膊拉得很緊很緊,
頸緊膊痛極嚴重,
那段時間,
每朝也需愚生扶起才能起床。

然後,我足足又用了一個月
時間去接受脊醫治療,
現在才再變回活動自如。

而重點是,
壓力衣治療的效果很慢很慢,
慢到像完全沒有效果般,
我疤痕凸起的地方依舊紅腫,
情況沒有改變....

我如實報告給整型外科醫生知道,
他也明白我的情況,
亦暗准我放棄壓力衣治療。
但我仍然是不能打針或做手術。
現在只能每兩個月回醫院
覆診整型外科一次,
讓醫生觀察我條疤痕的變化。

早陣子天氣又乾又燥,
我的疤痕非常痕癢、
睡也睡不好.....
我不敢抓它、唯有拍拍止痕。

講真,我沒可能喜歡這條疤痕,
又醜又困擾,
我有時甚至看它當作視而不見...
連沖涼時照鏡也不會望它一眼...

可是,卻只能安慰地告訴自己:
它會跟足我一世,跑不掉的,
我只好視它為身體的一部份,
接受它....

但接受,又不等於會喜歡.....







4 則留言:

  1. 別看…我好像習慣了
    喬栩

    回覆刪除
  2. 別看…我好像習慣了
    喬栩

    回覆刪除
  3. 可以搽D比較mild嘅lotion(例如Avenno)止痕嘛?
    希望將來會有更好的根治方法啦!

    回覆刪除
  4. 愚太,午安!Happy 2014 ~
    新一年新開始祝你生活愉快,健康平安!:D
    繼續加油 ~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