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2年7月7日 星期六

愚太回想當拳手的日子(一)


300px-Edouard_Manet_004

很多朋友都知道,
我在大學時期在酒吧當過拳手。

那時才十八、九歲,精力很旺盛,
早上替讀下午班的小學生補習,
然後趕去理大上堂,
放學後又趕回去替讀下午班的小學生和中學生補習,
高峰時期我同一時間擁有9個學生。

有一晚,大約十時許,我完成了最後一位學生,
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
突然忽發其想:凌分時分不會有人補習吧,
那我不如去酒吧當兼職啦,增取時間賺錢,
沒錯,當時讀大學每年的四萬元學費,
我是自己一力承擔的,
還有生活費和各項雜費,
而且我是讀fashion的,置裝費真不少,
所以我真的是有點發錢寒!

在酒吧裡其實遇見過很多趣事,
趁還有記憶,記下來吧。

那是2000年,酒吧業很興旺,
每一間酒吧也貼著聘請的海報於門外,
我選了一間在家附近的酒吧,
步行十分鐘便可,
免得凌晨時分而破費乘的士回家,
那絕不合乎我的經濟原則。

我膽粗粗走入內問負責人是否請人,
填好簡單的form後,
那主管便問我最快可幾時上班,
我說:隨時,然後他便叫我當晚便上班了。
還記得時薪是$45,飲酒再拆脹。

那酒吧其實不算大,
有兩層,上下層各八張枱,
共有大約六七個拳手,大家輪流當值,
一星期返三至五晚,
返酒吧後每個月多進脹三、四千元,
加上本身替學生補習的八、九千元,
我每個月只是兼職工作已賺到只少萬二、三元,
留起交學費和家用後我都將錢儲起,
和買基金投資。

題外話,我人生的第一份基金是在中六時買的,
那是1998年。沒辦法,小時候父母已婚異,
我們自己照顧自己長大的,
對我來說有錢旁身很緊要,
以前讀書時經常要交很多雜費,
家中沒父母,突然間數十元是拿不出來的,
還談不上買飯盒醫肚,
所以從小開始"有錢旁身"這慨念對我來說很重要,
也是安全感。錢不是萬能,但它會助我改善生活。

我工作的酒吧有四個老闆:
三個警察和一個類似有社團背景人士合資的,
所以客人大部分也是警察,
最初令我覺得很放心,以為當差的必是好人,
久而久之,我看到的,卻是警察們醜陋的故事。

坦白說,上一代的警察,
其實不外乎是"有牌古惑仔"。
當時賭波還未合法代,
但我至少認識三位警察是賭波的"艇仔",
他們會"篤手指"賭波,然後,全部都周身債。

在酒吧工作過,酒量和猜枚技術會特飛猛進,
那也是practice made perfect的道理。
而且我也是極之小心和潔身自愛,
從沒有被任何人毛手毛腳過。
被很多認真和不認真的客人追求過,
但我從不會接受。我的立場很清晰,
在那裡,只是用雙手賺錢,沒其他。

那時只得十九歲充滿稚氣的我,
在我眼中那酒吧絕對真不是想象中極之品流覆雜的地方,
在我的觀察裡,那些表面很英勇的警察,
又不外乎是爛賭爛滾的男人;
那些所謂有社團背景的大佬,
其實也是"老襯底"和低智人,
他們甚至連很common sense的東西也不曉;
那些每晚也來飲酒的客人,
大多是孤單和寂寞。
或者,幼稚的是我?

下回再分享在那裡遇到的人和事。

1 則留言:

  1. 嘩!愚太好勁呀!仲做過拳手!
    有這些經歷令你看人很準呢,也可以知更多人生百態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