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3年6月30日 星期日

愚太貧血.慨嘆「制度僵化」

(以下這篇愚太的舊文章是從Yahoo搬過來的)

昨天,又是愚太覆診心臟的日子,
發生了一件幾不開心的事....
話說,愚太近來每天都持續暈眩,
而且經常感到很疲累、沒力,
每天在家量度血壓,
結果都一直偏低,
所以覆診時便和醫生交代。

醫生懷疑我的貧血情況又起,
其實愚太不時也有貧血的問題,
之前動的四個手術,
都是因為血小板太低而需要延緩,
因為若果血小板太低會引致
手術時失血過多出意外。

因此,這次覆診時醫生吩咐
我要額外抽血驗血色素。
那時是下午4:57 (printed time),
我便立刻從六樓的診所
跑去一樓的中央抽血中心,
希望趕及在他們5點收工前完成。

我抱著YY跑到氣來氣喘,
加上已經暈到天旋地轉,
到達時是5:01pm,
職員拒絕幫我抽血,
堅決過了服務時間,
系統做不到,
態度不友善,
令我感覺她不想我阻住收工。

我將自己的情況解釋,
說不是我遲到,
而是三、四分鐘前醫生
才出紙要我額外抽血。
(紙上的print time是4:57pm)
但她們堅持要我走,

我失望地上回六樓告訴醫生,
然後,醫生通知護士
打個電話給抽血中心,
道出我的名字來,
著她們一定要幫我抽血。

我再次回到抽血中心,
那位職員繼續面黑黑,
但她知道一定要幫我抽血,
不知是有意或無意,
抽血的手勢令我很痛,
還瘀了一大撻。

這件事情,
完完全全令我慨嘆制度僵化。
職員堅持過了一分鐘時間
也不肯幫我抽血,
事實上,
若果省了那幾分鐘的爭辨,
血已經能一早抽完了。

當時那位職員的咀臉,
令我有想哭的衝動,
我覺得自己很委屈,
病不是我想的,
為何要受氣?

人是人,人是靈活的,
我們不是機器,
我們是可變通的,
我明白在某些工作崗位,
堅守原則和機制是重要的,
但作為醫護人員,
都應該有幫忙病人的愛心。
香港地,實在很多人太怕蝕底了,
大部人都不願做多少少。
歸根結底,
生活壓力太大了,
人人也只顧自己。

說回愚太貧血的情況,
其實只是很小問題,
只需服「鐵劑」把血小板提升,
但必先要減少操勞,
及加倍小心避免在街上
突然暈倒的危機。

大家不需要擔心我,
愚太隨時都能拿出超強及
無敵的「意志力」來抗病,
一定會把自己照顧好,
才能照顧YY,
走更長的路。

那天12:30pm到達醫院,
5:30pm才見完醫生可以走,
足足在醫院待了五小時,
空閒的時候和YY拍了幾張相。



又走了去醫院後的護士宿舍逛逛,
真是很喜歡這座建築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