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3年2月20日 星期三

我是家中的二女

如果,你也是家中的二女,
上有家姐,下有弟弟,
那麼,你看這篇必有共鳴......

在傳統的年代,要傳宗接代,
生仔才算有交代。
如果生第一胎的是女,不打緊,
因為那個年代生兩三個也極平常,
很少一孩家庭,
所以,依然會寵愛這個大女,
而且先入為主,
她是家中的第一個寶寶,
特別寵愛她。
大女通常比較刁蠻。

準備生第二胎了,
以前不流行照超聲波,
所以未出世前是不知性別的,
當然滿心盼望這個會是男丁。

到第二個寶寶出世時,
竟然又是個女,
失望至極,條件反射,
家中上下都不會寵愛這個二女,
甚至乎覺得她是多餘的。

第三胎,繼續追生仔,
出世時,有咕咕的,
搏到了,萬千寵愛,
他必定是家中至愛,全家之寶,
家裡各人都會因為他的來臨而充滿喜悅,
偏心的情況通常明顯,
不需要遮掩,
因為,「有仔萬事足」,
無庸置疑。

愚太就是家中的二女。
從小到大,
父母的偏心很易看出來的,
早已習慣,不可能不傷心,
甚至乎有超過一百次離家出走的打算。

那時,我未到八歲,
背囊也執好了,以為可以流浪。

一次,被弟弟打後互相爭執,
找媽媽評理,
在廚房門外偷偷聽到媽媽細細聲對弟弟說:
「你知我是最錫你的,不要理你二家姐吧!」
我強忍眼淚。
那個孩子不期望父母的痛錫?
即使我也算是一個聰明乖巧的小孩子......

曾經,我是多麼的心碎......

人大了,明白的事情越來越多,
父母有偏心的舉動沒有錯,
只是社會的目光,
教育和智慧不夠,
環境因素及本能反應使大眾「重男輕女」。

尤以當家裡要做白事時,
在道教的儀式上,
便可看到基本上只有男丁
才能擔任很多任務,角色重要。

其實,我的芥蒂早已消失了,
已經沒有怪父母,
也與姐姐和弟弟的感情極之要好,
在我七歲那年,父母離異,
我們仨姊弟相依為命,父母緣薄。

長大後的愚太,
和父母的關係也不特別親密,
可能因為從小相處時間其實很少,
建立的感情根本不深厚。

特別是和媽媽最大磨擦,
以前我很用心做好自己,
望搏到她的愛錫,
但十萬次不成功,
無限個沮喪,
即使我做得幾好也是徒然,
所以已趨向放棄狀態,
只做本份,不會做多。

重申我對他們沒有怨恨,
我能將看東西的目光轉成化一點,
能感受的東西也更多。
相信隨緣,有些東西,不能強求。

我強調:我的童年不是很悲涼,
只是,我從小已經想太多事情了,
壓力自給,無童真,老成得很,
太多計畫和打算了,
希望能扭轉困局。
有時懷疑,
我的隱性心臟病是因而得由,
太多壓力和勞累了,
即使醫生也找不到病因。

但逆境絕對能磨練鬥志,
在這種環境下,
我從小時候已練成滿懷理想,
熱血至上,
勢要靠自己雙手改變命運。

我的信念很強,也具勇氣,
亂衝亂撞,開拓自己的路。
同時,我漸漸變成樂天派,
笑多一點,自己讓自己過的更快樂。

同愚生說:
好彩醫生不批准我再生小孩,
因為太危險了,
不會像上次般好彩能拾回命,
下次沒命搏了。

否則,若然家中有兩、三個小孩,
我也怕自己會出現偏心的行為,
控制不了,人始終有bias,
我不想自己重蹈覆徹......

我也慶幸,
自己是在一個理智的年代當媽媽,
家裡各人大多沒有「重男輕女」的思想,
生仔生女也同樣開心。

我的嫲嫲更大叫:
生女好,女會體貼一點,
錫父母多一點。我倒也認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