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3年1月12日 星期六

一個小小的呼籲

瑪麗醫院抽血調藥及見醫生,
基本上是我每個月的例行任務,
起初,我尚能接受並覺無大不妥,
漸漸地,我開始感到頗疲累,
每月總要山長水遠走來醫院一趟,
又需逗留幾小時,
若血凝指數不理想時,
更要留院吊針!我這麼年青,
還有漫長的日子要走,
但太頻密的覆診,
有時也覺煩擾!但也會堅持下去。

現在,YY不願我掉低她,
即使只是幾小時的覆診也會不停找我,
所以近半年來,
我每次回醫院也定必帶著她,
推著BB車(準備YY午睡),
背著大背囊(裝著YY的用品),
其實都幾累,但也習慣了。

昨天,我如常回瑪麗覆診,
護士及其他的醫護人員早也和我熟落了,
每次也會逗YY玩一會兒。
事實上,
我這類病人本需覆診前的一天回醫院抽血,
等第二天和醫生看報告。
但醫生知道我要湊YY,
特別批准我可在同一天抽血和見醫生,
可是驗血報告需等化驗室工作至少兩小時才有結果,
所以等候的時間頗長,
但也習慣了。

仍然,
我是心臟科慣常覆診的人士當中最年輕的。
公公婆婆們大多有兒女陪伴在旁,
幫忙打點,
有些甚至是孫兒伴隨在側,
也溫馨。我看在眼內,
都會幻想他日我成為婆婆輩時,
YY或小孫兒會否伴在我身旁,
扶著我回醫院覆診呢?

見醫生時,
基本上他們都會認得我,
如常和醫生問句好,
寒暄幾句,又談談病歷,
大致上氣氛都很輕鬆的。

我問醫生:
有一個問題一直想問,我可以捐血嗎?

醫生答:
當然不可以,你是服薄血藥的,
那不是正常的血,沒用的。

我說:
血庫不夠血,
近來紅十字會不停呼籲,
因為寒冷,很多人需要血,
供不應求,很想出點力。

醫生說:
對呀,醫院嚴重不夠血。你真有心。

別人曾經幫過我,我希望也能幫返人。

各位親愛的blog友們:
愚太兩次的大手術,
共輸了十多包別人的血入我的身體,
救回我的性命。
沒有那些平常去捐血的人,
我早已一命嗚呼了。
我實在萬分感激,
但又不能作出什麼回報,
現在只能做的,
就是在這裡作一個小小的呼籲,
如果大家身體夠好,
可否坐言起行,
定期到紅十字會捐血,
幫忙別人,將愛心傳開去。

對,或許你會感到:
今時今日的香港,社會太不安寧,
大部份人也沒有安樂窩,
亦無溫飽,政府太糟了,
何來有心機和精神幫忙他人?
我沒有不同意。

愚太只想以過來人的角度,
和大家分享,一個病危的人,
睡在病床上,那種無助和崩潰,
我嚐過,很不好受。
所以,能幫的,請大家盡量去幫。

感激感激!


這個YY,在醫院跑來跑去,
又無拿拿走到輪椅停泊處自己排隊,
笑死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