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2年10月29日 星期一

你試過搭訕未?

香港人的警戒心很強,
好少人會無端端在街上
無目的地跟陌生人談話, 
即使自己作主動和別人搭訕,
也必會換來詫異和迴避的反應,
 除了有小孩外。愚太做了媽媽之後,
每次帶YY上街, 
不時都有和陌生人談話的經驗,
 一般是百無聊賴在公園散步
和過日辰的老人家,
 他們特別喜歡撩小孩子玩樂,
又或是同樣拖著小孩的婦人們,
 此時兩個小孩子熱情地打起招呼來,
作為家長的都會閒聊一兩句,
 報報自己小孩的歲數,打個招呼。

每當去旅遊時,
平時繃緊的城市人頓變成了
鬆下來的橡根圈,
 話也會隨心地說多了,
 旅遊時的氣氛寧捨輕鬆。

早兩個星期愚宅一家到在布吉旅遊時, 
我們幾乎每一天都會與陌生人交談,
包括白種人、韓國人、日本人、
 牙買加人、意大利人、和當地人,
大家的笑容也很親切友善, 
想起本是住在地球上兩個不同的
角落的人在同一小島上遇上了,
 打個招呼,交換一個笑容,
其實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雖不是愛情故事,
但浪漫實在有太多層次了。

之前撰寫布吉之旅的網誌時也分享過
有一個白種老伯伯看見愚太心口 的大疤痕,
便問愚太是否也是曾做心臟手術, 
然後分享了他自己也是做過心臟手術的人。

 兩個同樣都是做過大型心臟
手術的人在那小島上碰上了, 
我和他的臉上都是掛著知遇知恩的笑容,
及熱愛生命的樂觀態度, 
享受著現在過的每一天,做想做的事。

相反地,有一種人很內斂,
 即使視對方為朋友的也不會隨便
打開心屝將有關自己的東西分享和告知,
何況是陌生人?
有些東西真的不可說白?
我不知道呀,
 因為愚太絕對是那種很大愛的人,
遇到開心事或激氣事, 
也必會和家人朋友分享,
絕不吝嗇。

突然想起這件有關搭訕的事.......
兩年前, 我陀著YY連續長住三個月醫院時, 
由於PWH醫院的canteen是
不准病人(用穿病人初來辨認)
 入內購買食物的,
那時我已吃嫌醫院餐, 
所以偷偷地拖著點滴機溜落canteen,
 然後膽粗粗地遞上八達通咭,
請求了幾位探病人士代為內進買餐,
 但竟然都一一被拒絕,
竟然沒有人肯幫我,
他們的回應很冷漠, 
那刻我突然覺得自己很可憐,
然後拖著很絕望的身軀, 
坐在平台上狂哭。

我只想用自己的錢購買一個飯盒,
點解都咁難? 
為什麼人情紙咁薄?
那些臉太無情了.....

這時候,
突然有一位小妹走過來,
遞上一片紙巾給我, 
問我為什麼哭? 
然後我竟然對著一個陌生人
哭訴自己買不到一個飯盒!
 現在回想起就感覺當時其實真失禮,
為那麼一件小事而嚎哭於人前.....

那小妹比我還細幾歲, 
好像是胃病的問題需長期留院,
小妹竟然很懂事地安慰我, 
又教我原來長期住院的病人
可以請護士幫忙轉為三文治餐,
 那可多一點變化,
不需餐餐吃同一味道的醫院餐,
之後, 我餘下來的兩個月
便轉為早餐吃烚雞蛋, 
午晚兩餐都吃三文治和果汁,
三文治的味道有不同:
吞拿魚,芝腿, 雞蛋,
吃不下我會給愚生拿回去當宵夜。

那一個小妹,
我們當時沒有交換聯絡方法, 
之後的留院日子我也沒再在平台遇到她了,
 但我確實非常感激這個那天在我極度沮喪時, 
突然和我搭訕的陌生人小妹, 
我常認為別人對自己行好心不是必然的事, 
何況我這個大姐當時
只為了買不到飯盒而哭!
太小事了吧! 
但小妹仍然耐心地坐在旁,
聽我說,安慰我。

或者,有些人認為: 
這個世界太多諸事八卦的人了.....
可能是吧,但,這個世界, 
亦有好心地的人,
至少我相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