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2年9月30日 星期日

愚太親姐弟系列:月圓,人也圓

有什麼比和至愛的家人在一起共渡良宵佳節更快樂呢?愚太與姐姐和弟弟的關係超好,即是至今仍然會攬攬錫錫那一種,好親暱!昨晚與所有家族成員吃了中秋節晚飯,不公開廿幾人的大合照了,就只出賣姐姐和弟弟啦,和BLOG友們分享我們的愛。


今年寧捨開心,因為弟弟的小千金(芝士)也出世了,我們三年抱三,三千金將來一定會像我們仨般相親相愛!就像親姊妹一樣。


八十幾歲的太太是我家至高無上的人物,每個家庭成員也十分痛錫她,她是一個超可愛又頑皮的老人家,照顧小朋友的技巧一流,我們都希望太太繼續身健力壯,長命安康!
昨天太太和三個寶貝室合照, 笑到見牙唔見眼!



連續四天假期,爸B又帶YY到樓下公園走走,吸吸新鮮空氣,和練練功夫。

今晚是中秋節正日,祝大家:月圓,人也圓!享受幸福。

可重溫愚太曾寫過關於姐姐和弟弟的文章:
2011年6月3日    第二最愛(弟弟):http://blog.yahoo.com/_GH3L6OLTEIX32K6DK5DYNGBBKM/articles/102487/category/好朋友系列

2011年7月4日   偉大的姨媽(姐姐):
http://blog.yahoo.com/_GH3L6OLTEIX32K6DK5DYNGBBKM/articles/102490/category/好朋友系列


2012年9月28日 星期五

愚生的功夫夢




愚生的外表雖然斯斯文文,在公司時是一個工作很認真的採購經理,而且他並不是魁悟大隻型,未必一眼便看得出他其實是個武者.....

事實上,
愚生是一個超級功夫迷,自十歲開始便跟隨師父習武,到現在已經超過二十年了,十年前已考獲國際認可的國術教練牌和舞獅裁判牌,現在沒間斷地在所屬的會館和一間中學任教國術班,有一班師弟和學生跟隨他學武已好幾年了.......

最近,
愚生不停思考怎樣才能將他所學的武術發揚光大,他說這個世界不斷在進步,以前用武力去解決問題的情況已經漸漸不會再發生了。愚生認為學武的功用除了是可以強身健體和自強不息外,最重要的是能透過動作,呼吸,意念和感覺去令別人更了解自己,並且將自己

融入宇宙!好像很虛無,但其實爸B為人很理論型,他經常會留意有關功夫與科學之間的關係

的文章和短片,希望能將功夫科學化地教授給學生,例如<詠春拳>與<三角型理論>及與<槓桿力學>的關係。不過愚生仍然傾向認為:當功夫去到一個很高的層次時,是科學也是無法解釋得到的,其中功力和功底就是一種很抽象的東西,是要靠人的身體去感受。愚生說曾有科學家去研究功夫中的吋勁:為什麼一個身型細小的人可以在很短的距離爆發出龐大的力量?關鍵並不是二頭肌或三頭肌發達與否,而是全身的每個關節和每組肌肉能否有效地產生共鳴!愚生很希望別人對中國功夫有新的看法,其中一點就是:功夫了得的人,並不一定是四肢發達但頭腦簡單的!由於身體的每一個部份都是由大腦傳達指令的,所以一個人越能夠隨心地控制自己身體,他的頭腦便是越發達,練功夫就等於同時訓練腦袋,透過練力,練技巧,從而達至練心,練腦,練意

其實
愚生說的功夫理論愚太也並不是完全明白,始終愚太對中國功夫的認識只是很皮毛,不過就絕對支持爸B!這些年來爸B每次的功夫表演和舞獅助慶愚太也盡量抽空出席,替愚生影相留念,愚生常說待YY再長大一些,必定會捉她學武的,這一點愚太是十分贊成!強身健體。

如果blog友們和家長們也對
愚生所說的功夫理論有興趣一起討論,或想自己的小朋友也學習中國功夫或舞獅,愚生說不介意大家直接聯絡他:alfredy867@yahoo.com.hk

2012年9月27日 星期四

YY病了

9月25日
YY持續咳了數天,已看了醫生,由昨晚凌晨開始,突然發燒,燒了一整天,剛探熱是39度,還未退,足足燒了廿四小時,已替她塞肛,她全身很滾又沒精神,而且沒胃口吃東西,我很心痛。


給藥和探熱時,YY都反抗得很利害,我怕退燒藥根本沒有真正吞下去,所以照舊方法溝入奶中給她喝。

近日天氣轉了,我心口那將幾條大疤痕也變得又痕又癢,家中很多小朋友也各自打敗仗,家長們要多加留意啊。

天啊,請將YY所有病痛轉給我吧!

9月27日
YY今天終於退燒了,上午再多看了一次醫生,現在只差和鼻水作戰。
Post兩張今天幫YY影的相:
201209271701114548
***適逢舅舅放假車我們去看醫生

<歲半的YY與八十幾歲的太太>
1 :同太太飲茶後YY發現彈波機
2:YY問太太拎一蚊雞
3:拎錢後YY自己入錢彈波波
4:玩完後主動幫返太太拎餸孝順太太

2012年9月26日 星期三

回想當拳手的日子(七)

<真實版無間道>

突然想起了一個警察朋友的故事

.....分享一下.......

正如我前幾回已交代過,
酒吧是警察合開的,
客人大部份都是警察,
包括他,暫稱呼這個朋友做H.

H在最初加入警隊時,
守油尖旺區,行過咇,做個藍帽子,
之後一段時間突然像人間蒸發,
在全部的朋友圈子堆裡都消失了,
大家已在猜測H是否被徵召做"無間道"......

大約幾年後,
H在圈子裡終於可以再次出現,
交待他那兩年確實被派了做卧底,
調查毒品買賣........

警隊收集情報,認定目標後,
便派H設法埋堆,
他先後任職過茶餐廳水吧、車房、維修技工,
一步一步,取得組織的信任,
然後開始接觸毒品、交收和買賣。
定期要回Safe House(安全屋)和
警隊上司(即黃秋生那角色)祕密見面,
電話太空咭天天換,
SMS看完即delete,
整個人天天處於戒備狀態,
不可接觸家人和正常的朋友,
日夜癲倒,聲色犬馬,
每天過著荒誕的生活。

一次,組織大佬突發說要拉隊過大海(澳門)傾生意,
H手足無燥,即進入廁所SMS通知警隊上司如何應變,
因為,一旦離開了香港便得不到所有安全的支援,
即是說若果被人發現是卧底,隨時沒命回來。
上司SMS回應:照當一起去,但我們會做野。

大伙兒過香港關時,
唯獨是H被入境處職員欄截說不許過,
說H的身份證號碼有不良紀錄故不能離港,
其他人就按plan繼續去澳門,留下H。

大佬回港時也問H究竟發生什麼事,
H胡作說可能因為他曾欠政府錢、
如超速罰款、逃稅,所以不可離港。
理由有點牽強,但那件事後,
H不再被信任,可能大佬懷疑了。
之後,H再做了很多功夫重奪組織的信任,
後來,他搜集罪證後,
親手拘捕了曾經稱兄道弟的人,
兩年無間道生涯終於結束。
由於簽了保密協定,H不能透露太多。

事實上,沒有見面三年,
當再次見到H時,確實嚇了我一跳,
他的樣子像老了十年,皮膚很粗糙,
膚色暗啞,面目無光,
語調很爛且老練,說話極謹慎,
每當聽到任卧底的假名時甚至有氈寒氈凍的反應,
他亦坦然自己正接受心理治療。

我看在眼裡實在心痛,
一個原本堂堂正正的有為警察,
被黑道磨練過後,
心理和生理也不復再,
H坦然在任卧底期間不可能沒吸過毒品,
我嘆惜。

現實是,上司原本承諾任務完成後便會推薦H升職,
結果,任務成功了,承諾卻沒兌現。
原因是現代警察沒有一張沙紙(學位),
很難升上去。戰績始終不及成績。

又過了三年,近來再次和H見面,
他精神飽滿了很多,活力充沛,
像已重回生活正軌,
在新部門工作亦得心應手,
現在準備見board升職,
一個曾經為撲滅罪行而近乎犧牲了自己的一個好警察,
我期望他成功。

2012年9月23日 星期日

香港是我心?移民潮又來了

香港人是機會主義者,
回望我們的祖先,
即阿爺或太爺、
阿公或太公,
他們都是國共時從大陸逃跑來
香港避戰或避開獨裁的共產黨的;

97前,很多香港人紛紛移民美加和澳洲,
怕回歸、怕六四、怕勞改;
我們的基因都是進取的,
為更安定的生活而另覓居所。
相對地,
我們的基因和細胞裡民族意識比較薄弱,
彷彿沒有根

我家是水上人,
爸爸小時候是在船上居住的,
家裡每晚吃飯必要吃魚,
爺爺的上幾代開始已紮根香港,
我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鄉下在那裡。
我一直當香港是自己的根,
但這個地方越來越不堪,
政府民生搞不好,
貧富懸殊嚴重,人口密度極高,
教育理念將近崩潰,
福利制度不健全,生活速度太快,
人民太瘋狂,價值觀盡失,
在這種狀態下生活,很累人,
壓力大得很,根本喘不過氣來,
很難有真正的快樂!

香港人在剛過去的國家快樂指數,
排名是84,
差不多是發達國家的包尾。

一單國民教育撤回不撤回事件;
一宗釣魚台的中日糾紛所
引致的中國境內反日暴亂;
加上強國人橫霸香港的每一寸土地;
不難發現:其實我們並不是太愛國的。

的確,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這幾年間,我曾想過移民,
想多看一些不同的東西,
世界之大,不想只追求物質,
而是心靈的舒泰,
而且我很希望給下一代
一個更好的生活國度,
做個簡單快樂人.....

後來,得了一個長期病患,
密集式的需要每月回
醫院抽血和覆診配藥,
加上相公是一個很顧根的人,
不願掉低父母離去,
所以移民夢要炮灰。

突然想起歌神那首<同舟共濟>的歌詞:
香港是我心,一顆不變心,
實在極不願,移民外國做二等公民....
寫到這裡,我都不懂結尾,
因為我是一個很想走而走不掉的人,
很茅盾!我愛不愛香港?
不知道,這裡是我的家,
但這地方實在不太好住,
是一個過份喧鬧的城市,
安寧難求。

2012年9月20日 星期四

通往兒子的天梯

自<天與地>,<Fall In Love>和
<心戰>之後,
我也沒有追看無記的劇了,
太千篇一律了,沒太大興趣,
晚上家裡的電視長期保持關著的。

知道這星期剛開始播的<天梯>
李添勝做監製,加上有陳豪
所以這幾天我也扭開電視收看。

劇情大致上也猜到舖排和發展吧......
沒有特別感覺,但想分享一下,
今集陳茵微的一句對白很觸動到我:
“老天爺有時很殘忍,
偏偏要帶走一些你最珍貴的東西!”
(講述黃德斌的兒子和妻子先後死去)

因為體驗過,所以我對這句對白很深刻。
上天真的很殘忍嗎?
我曾經有一樣很珍貴的東西也被它取走了,
那苦澀的心情,當再次觸動時特別心痛。
人生太多事與願違了,
你越想得到,它偏要你失去。

但生命就是這樣,難關難過年年過,
沒有人生活在完美的國度,
失去了的東西不復在,
我選擇靜靜收於心底,
歷久回味。而眼睛就看著前方,
珍重著現在所擁有的一切一切,
盡量不堆積遺憾,將每一天過好。

你怎樣理解<天梯>這一詞呢?
是通往天家的橋樑嗎?
而我就認為是每個人心目中的一行梯子,
一端接著另一端,
是視乎你的心情要聯繫著什麼東西,
如果永遠沉瀝著過去的傷痛,
只會虛渡光陰,反之,
若連繫著一種知遇知恩的心態,
眼前所有事物都會變美好的。
失去的已失去,
只好努力令眼前的都不會失去。
想念遠方的您:媽媽的小亮亮。



9月28日new update:
多謝blog友藍天給我的資訊:
原來<天梯>是真人真故事,
我真是孤陋寡聞。

2012年9月17日 星期一

YY是麻醉BB

一般人剖腹產子都是安排半身麻醉的,
風險較低。但我不是一般人,
醫生要我必需全身麻醉進行剖腹產Y,
所以愚生也不需要進入產房陪產。


已有六次全身麻醉經驗的我,
早已熟讀那份風險說明書,
簽紙很爽快,因為根本無得揀。

但我絕對信任瑪麗醫院的醫生,
我的個案,
結合了瑪麗醫院的心胸外科、
心臟內科、婦產科、麻醉科和兒科經過
數次開會work out出來的每一個程序,
所以我會出力配合醫生們的。
全身麻醉的份量當然比半身麻醉重藥很多,
其中一個風險是擔心麻醉藥傅了給BB,
初生嬰兒太軟弱了,
麻醉藥對她們有害。
但那是真的,
YY出生後的頭幾天也經常嗑睡,
餵人奶時,啜了幾口又睡著了。
而且她是一個不會哭的BB,
可能太眼瞓了,
護士告訴我,
替她打針種豆也不哭,很少見。
一個曾麻醉過的BB會有什麼後遺症呢?
我不知道,暫時YY一切也正常,
但我會繼續觀察YY的智力發展。

但有一點我不知道是否有關,
由小到現在,YY的睡眠時間很長,
每晚大約十時至十一時睡覺,
必會睡足一個對,
即第二朝的十時至十一才醒。
初生的時候,每一餐奶之後必睡;
現在已經歲半,
每天必會午睡一至兩次,
每次兩小時...........

趁她睡著了我才有時間寫blog......嘻嘻.....


出世當天的YY (2011年3月)


一星期的YY,YY已出院,
麻MI仲瞓緊ICU,爸B影相慰藉住院的麻MI
(2011年3月)



這張相YY已經是三星期了,
當時麻MI還未獲准出院,
但“求”左教授醫生好耐才肯簽紙
准我回家渡假一晚見YY,
果陣我日日掛YY掛到甩肺。
麻MI身體極度虛弱但一見YY即精神晒,
面色變紅潤!
(2011年4月)

2012年9月16日 星期日

凡事都有選擇的



三年前,
當時我懷著亮仔已過了三個月,
醫生發現我有隱性的嚴重心血管病,
要保著媽媽性命,
必先立刻做終止懷孕手術再進行換心瓣
和換大動脈的高危手術。
術後需終生服用薄血藥,不能再懷孕。

我呼天搶地告訴醫生:
不可能!我一定要有自己的小朋友!
那我寧願冒險將亮仔生下來。
醫生說:那很大機會一屍兩命。
我繼續嚎哭。

醫生續說:還有一辦法,
再懷孕時要立刻停藥,
並需長期住院吊針,
觀察著BB健康,
那是很辛苦和漫長的搏鬥,
廿四小時縛著機器,
不停抽血,媽媽會很辛苦的。


我收起眼淚說:
我不怕,只要還有選擇!

人若然沒有希望那生存在世便變得沒意義了,
我不要絕望的人生,
只要醫生告訴我是有辦法可做得到的,
縱使過程很艱巨,
我也會硬著頭皮。
最後,YY健康出世,
雖然剖腹誕下YY後我又得了併發症,
險些沒命,身上又捱多了一刀,
但今天抱著健康又可愛的YY,
之前的努力是肯定沒有白費的。


人生在世,是有選擇的,
你是可以決定去過怎樣的人生,
千其不要將自己困在死胡同!

工作不如意嗎?討厭公司裡的人?
感覺workload太重?與其天天在抱怨,
何不再給自己機會出外闖闖,
人是有選擇的。


和他/她一直糾纏著很痛苦嗎?
明知他/她磨合不來,
何不乾脆離開,
說不定柳暗花明呢,
人是有選擇的。

樓價貴到癲了,
上不到車很大件事嗎?
咪先租樓再觀察囉!
重要的只是和愛的人一同生活,
共建屬於自己的家。
不一定要買樓,人是有選擇的。


打開家裡衣物櫃,坦白說,
衫褲鞋襪和手飾早已一應俱存,
濕平購物真的能醫治心靈嗎?
能面對自己的心靈缺失才是真正良藥,
珍惜資源,救救地球吧,
環保是重要的課題,
人是有選擇的,但地球沒有。


想一想,
想清楚要過一個怎樣的人生,
灰色定彩色?
其實都有選擇的。
態度絕對能改變命運。

2012年9月14日 星期五

歲半的YY第一次返學

早前帶YY參加了一個嘉年華,場內BMW設了一間兒童交通安全學校,小朋友要先上堂學習交通安全知識,再駕駛BMW BB車,YY、表姐仔和康康一同參加,玩得很開心。全程父母不得跟身陪伴,但我發覺YY也可以handle得好好,沒有抗拒返學。

***YY年紀太細,無得揸寶馬車,由老師拖著做老人甲。
完成整個課程BMW還頒發證書給參加的小朋友(左上)




昨天早上,在家百無聊賴,我上網check check有沒有playgroup不准家長陪伴的那種,找到了Fruitful Tree,即直confirm下午試堂,一個package試六堂,地點是山林道。

YY也喜歡學校環境,但一被外藉男老師抱起後即哭起來,驚驚,老師說她們很有經驗可處理,說家長離開了會好一點,聽著她哭會很心痛,我狠心地走了,兩小時後回去接放學。後來才知道,原來老師每天都會在堂上拍照再即日上載到Facebook fans page,好讓家長能分享堂上情形,所以我將相片download下來。

PLAY GROUP 老師提供的相:
http://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410027572398423.100939.105199929547857&type=3


但我要申報一點,帶YY上playgroup原先不在我的計劃之內,因為我並不認為小朋友在幼兒階段需要太急學習知識的,小朋友應全程玩玩的才是開心人生,但上playgroup的最大好處是讓小朋友學習社交能力,適應群體生活,和學習自理能力。而我之所以選擇此playgroup, 最大原因全因為我這個麻mi一心偷懶,想乘機休息兩小時,將YY交給老師,那我便可專心工作和見客。在報讀之前,我根本沒有細閱課程簡介、學校背景或內容介紹,我只盤算地點離家方便和價錢合理便爽快報名,後來才知是兩文三語的課程,分為English和Mandarin班,每班五至六個小朋友,昨天YY的那一個英文班只得YY一個女孩子,其餘四位男孩子,YY歲半是全班年紀最細的。(因為歲半是上這種獨立班的最低年齡)

其實,我還未想到試完六堂後會否真正報讀入學,根本沒有太長遠的打算,而且學費也不便宜,如果keep住返playgroup,每月要多洗幾千元,支出便增大,那我要更比心機做好保險工作了,賺多些錢交學費。

***順便報喜:我正式升哩成為姑媽了,芝士昨晚順利出世了,足8.5磅,是全脂芝士,超級可愛!YY亦升哩成為表姐仔了,很開心呀!


***芝士面仔脹卜卜,真係超可愛,是個懶瞓BB。


還有一個分享,剛幫YY剪了個新髮型,剪完發現原來YY很像奈良美智的,好搞笑!

2012年9月11日 星期二

間接自殺



作為一個長期病患者,

死亡是可以很輕易便達到的。
有一天, 我突然有一個很瘋狂的想法......

我知道,只要我停服薄血藥幾天,
血凝指數變會慢慢降回正常人的水準,
然後我的人工心瓣和人工大動脈便會被血凝結在金屬上,
然後導致中風或心臟停頓,
結果是變成植物人或直接死亡。

你們知道嘛?
人壽保險的第二年已會賠償自殺的。

但我當然不會做這種愚蠢的事啦!
錢是買不到性命的!
我不會間接自殺的!
正因為生命對我來說是如此矜貴,
死亡或終生癱瘓是多麼容易便達到,
我才更加要活好每一天,
做自己喜歡的事,
不會行屍走肉地過。

西藥從來都是茅盾的東西,
它根本是毒藥,沒有大事幹,
其實少吃為妙。
但現在對我來說,
我對薄血藥卻又愛又恨。
愛,是因為都要每天服它才可繼續延命;
恨,就是因為它,
令我要對很多食物都要戒口,
加上身體累積的一大堆副作用......
別忘記我只是一個八十後......

做人做事,
放棄從來都是最簡單不過的事;
但要走下去、捱下去,
才是最考驗智慧的,
人生又怎會一路順境呢?
逆境才是磨鍊的好時機!

11年前的今天,2,986人在紐約,
自早上出門離家後便和家人永久別離了,
有誰會想過飛機會撞進摩天大廈呢?
有誰會想過兩楝百幾層高的摩天大廈會𣊬間倒塌呢?
老生常談的一句:生命可以很脆弱!
又過了11年了,忽然感觸,
寫這篇文章,
想鼓勵如正在不如意的網友們,
拿出一個正面態度,抒情解困,
燃亮你的人生,
讓自己活得無怨無悔吧。

2012年9月7日 星期五

9月7日齊齊穿黑

個人的力量很小,
但如果大家都肯多做一點點,
結局可能會意想不到,
環保如是,政治如是,
民生如是,
反國民教育也如是!
為下一代出點力!9月9日齊齊投票呀,
不要保皇黨,撐泛民!



YY穿了黑色即被途人

叫作弟弟






2012年9月6日 星期四

懷念我的39吋腰

剖腹誕下YY的前一晚,
我在醫院用軟尺度腰:
39吋

在懷孕的37週4天的日子當中,
我天天持著享受的心情。
或許別人會問我:
「你懷孕的一半時間也是住院
吊針抽血,為何也覺享受?」

或者這就是我的人生態度,
小生命是我自己選擇
帶她來這個世界的,
我可以承受所有痛苦,
而且當時我一心只想到
能即將擁抱自己的小寶寶,
已經頓覺興奮無比,
我願意做任何事去換取她的健康。

我懷念....懷孕的一切一切.....
打從第六個月開始,
每天都能感受到
寶寶在我子宮內的所有跳動,
游來游去,零距離的接觸,
很貼心、很溫暖。

雖則YY力大無窮,
經常踢到我標晒眼水,
而且那時雙腳經常抽筋...
但那些都是幸福的回憶,
我亦知道以自己的身體狀況
只能有一次這樣的經歷,
醫生都不建議我再冒險一次了。

肚子大大,躺下時都要側睡,
胎兒壓著膀胱,經常都要上廁所。
我5'8高,臨盤時是168磅,
但整體上不算發腹很多,
手和腳也沒有腫脹,
衫褲和鞋依舊合身,
行動亦非常自如。

我的胎盤偏低,
肚子形狀尖尖的,
大部份人都猜我陀的是男嬰,
但我卻堅持不問醫生寶寶的性別,
留給自己一個驚喜,
而且是男是女都是上天的安排,
健康健全才最重要!

懷孕的整個過程裡,
我學西方人般沒有戒過口,
魚蝦蟹、凍飲、雪糕雪條、朱古力、
可樂、豆漿、薯片、零食全部繼續吃,
我甚至一滴奶也沒喝過,
產後沒補過
因為服藥不能補)
但今天我仍然生生猛猛,
YY亦健康正常。
或者到我老時便會知味道了)

母性是女人的天賦!
孕育生命真的很奇妙,
只是一粒精子和
一粒產卵子的結合,
再懷胎十月,
便能製成了一個四肢健全的小生命!

我們的女兒YY是十足她爸B的餅印,
所以基因又是另一樣既神秘又奇妙的東西!
我慶幸自己能曾有懷孕這個經歷,
雖然產後我得到併發症而險些沒命......
下刪一百字......
之前說過那經歷很多遍了,不重複)
但若果時光倒流再揀過,
我會依然選擇當媽媽的。

其實產女後才是
另一人生階段的開始,
我會繼續比心機當一個好媽媽,
令YY健康快樂地成長!

執筆談懷孕,
皆因弟婦臨盤在即,
產假亦早已開始,
現在每天準備小生命
(花名:芝士)隨時出來,
我這個準姑媽不時帶著YY
到訪陪伴幫忙,
我沒有經歷過順產,
原來等待的心情是
那麼期待又緊張的....


真係超緊張呀!!!
我快是姑媽了!!!

***此輯相是攝於懷孕36週
(2011年2月),
我入院吊針的前一晚。



特別鳴謝好友KOBI﹠STEPHEN
替我們影這輯相。

2012年9月4日 星期二

女中豪傑:袁彌明


220px-EricaYuen


立法會選舉將近,
近排我開始了解各候選人的政崗,
準備9月9日去投票,
昨晚CLICK到此條YOUTUBE片,
是新界東候選人袁彌明的參選宣言: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kDNBataCp4


我本身也頗欣賞此位女子的聰明和敢言,
她也是一位八十後,
眼光和視野也很闊,
全篇演講二十分鐘,
關於政治的演講通常比較沉悶,
但卻能吸引到沒耐性的我繼續聽下去。

先撤開政治立場,

我本也屬泛民,
但並不是人民力量的Fans,
我明白有些方法是為了引起
“娛”輪和Voice,
但確實有時太反感!
寫這篇Blog,
不是要表態支持袁小姐,
因為我根本不是屬新界東的選民,
但我卻是想表達我很
欣賞她這個Presentation。

我很喜歡留意別人的演講技巧,

知己知彼,又可從中學習一下,
增值自己。
畢竟世界上太少奧巴馬,
太多唐英年了。
奧巴馬演講技巧一流;
唐英年就......) 

袁小姐口齒很清晰,
懶音不多,
畢竟是多年在Youtube
教美容化妝的經驗累積回來的,
她全篇SPEECH說話速度很適中,
停頓位亦得宜,
能在高潮位帶動人群,
而且內容亦不悶場,
甚至感動位也到肉,
最後能裝出的眼淚攻勢也成功,
令我也眼濕濕,
但我本身是一個極眼淺的人,嘻)
整個演講唯一不足的是食字較多,
但整體上亦算流暢,
以一個政治新丁來說
以一個八十後來說,
以一個女漂亮的生來說,
她已拿足100分。

政治遊戲是熱血的事,

也是掩眼法的事,
當中誰真誰假,
每人的觀點也不同,
留待各人自我分曉。

香港, 暫時尚算一個言論自由的地方,
大家可自由表達自己的立場,
希望這一點永遠都不會被共產黨削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