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2年8月25日 星期六

愚宅買樓



中國人置家觀念很重,

認為能起一所房子,
才算有屬於自己的家。
現代進化為買樓。

香港的樓價已升幅至一個不合理的水平,
全民皆呻樓價太瘋癲,
那仍為何盲目追價?
早幾天報章報導二百萬以下的樓快將絕跡,
其實政府特惠的$100厘費
(即200萬以下的樓宇買賣)
也應跟市場調節一下吧。

另一邊廂,
年青人卻只懂埋怨樓價太貴、
政府不資助,
但廿來出頭就想擁有自己
的物業享受自由空間,
卻不願放棄吃喝玩樂的生活
習慣和奢侈的消費模式,
太妄想了吧!

有買賣樓宇經驗但不是
炒家的人都會一致認同:
地產經紀很煩啊!
他們會在樓市買賣較低迷時,
隔幾天便一個來電問你賣不賣樓,
用不同的來電顯示,避也避不過。

我們現在住的單位是
我和愚生的第二層物業。
和愚生拍拖前,
他將薪金都全貢獻給父母,
幾乎零儲蓄,
但幸好他不是一個揮霍的人,
沒有欠債,
男性往往比女性遲開始籌劃將來,
就如青春期也是女性先開始,
女人通常較早熟。

我自問理財能力非常好,
從小到大都有儲蓄的習慣,
又可能是因為自小父母離異,
自己照顧自己,如果不淨錢,
隨時沒飯開,所以我很著重
儲蓄和應洗得洗的觀念。

愚生比我搵錢多,
加上我的鞭策迫他每月儲錢,
而且我投資有道,
婚後不久,我們便儲夠首期,
買了第一層樓,那是2009年的6月。

在籌備裝修的階段,
樓市熾熱地上升,
我們又繼續看樓,
突然又想搬到樓齡較新的屋苑,
同年10月,我們將樓賣了出去,
沒有住過,賺了一點,
一心想等樓市回落一點才再入市,
怎料樓價只一直升溫,越升越有。

2010年7月,我得悉懷孕後在
醫院住了兩三個月,
出院後的一星期內,
我們便買了現在住的單位,
九龍東的市區樓,六百呎,
兩分鐘便到地鐵站,
樓齡十年,有小會所,
樓下又有大型商場,
樓價是三百零萬,
我當時覺得很貴,
給政府的厘印費也要額外付五萬多元,
超肉痛,但地點極方便,
現在我和愚生回公司也只是兩三個地鐵站,
家人又住在附近,
賺到的是時間,
時間比金錢重要。

田土廳的最新成交,
我們的單位已升至四百多萬,
只是兩年,已升值了一百萬,
真的很瘋狂!
地產經紀不停問我們賣不賣,
當然不賣,賣了我們住那裡呀?
高賣也高買,而且我深信所有經濟,
包括樓市和股市也是一個循環,
樓市不會一直升,
總會爆破的一天,
只是,無人能預測是幾時。

廿多年前的人,供樓很吃力,
利息達六、七厘,
差不多是當時的人工的七成,
為供樓而節衣縮食,
但以前的人很勤力,
日捱夜捱卻從不抱怨。
利息高企,賺到的,是銀行,
並加速香港金融業的發展;

今天供樓利息較低,
像我們層樓現在的按揭計劃,
利息只是大約一厘,
比租樓更平。
利息低但樓價高,
賺到的,是地產商。

人民抗爭"地產罷權"不無道理,
香港人做生意永遠都要賺到最盡,
明明李嘉誠的身家已夠
打跛腳也能"富一萬代",
但盈利仍然要繼續無止境地增長。
你或會認為這就是經濟的遊戲啊,
所以經濟和政府,
從來都沒有公平的。

今時今日,香港人都不能安居,
歸根究底,
仍是因為政府偏袒地產商所種下的禍。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