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2年8月2日 星期四

愚太回想當拳手的日子(六)




在酒吧工作,怎會未見過打交呢?
為了描寫全神,
這篇用字會比較粗俗,敬請體諒。


年青人血氣方剛,
多喝幾杯便酒精上腦,
人就會變得易衝動,
然後一個眼神,足以爆發大戰。
常見到的是:通常坐隔離枱,
本是九唔搭八的,其間雙方進行互"啤",
然後就會大罵對方很"串",
所有精彩的粗口和祖宗十八代都搬埋出來,
又或甲稱乙"𥄫"佢條女、或抽水之類,
然後兩幫人便會起身碰碰撞撞。

在比較容易處理的情況下,
酒吧負責人(一定要是男)此時便會上前調停勸止,
及後一方便會埋單離開,然後回復平靜。
但在現場不受控制的情況時,
兩方人或早已衝出酒吧門外大打出手,
甚至動用了空酒樽和垃圾桶這武器,
致血流披面,那便非報警不可。
警察通常五分鐘內便到,
之後的手續便麻煩了,
call白車,找證人,落口供,
老闆通常叫我們說沒有看到任何過程,
保持中立。

2000年頭,當時香港興起北上尋歡,
男男女女,是老是嫩,都喜歡上深圳消費,
去按摩,落酒吧、disco或夜總會,夜夜笙歌。
酒吧的其中一個警察熟客,
每個周末也到深圳玩一趟,
一次,他狂歡至凌晨時分,
打算轉場再劈過,
獨自一人行過後街小巷,
被當地劫匪從後打劫,用刀脅持,
他酒精上腦,竟然反抗,
結果,一刀被插中要害,
為了一個銀包最後卻胎上生命。
我們酒吧各人知道事件後都感惋惜,
生命真脆弱得可憐。

這一單,亦是最深刻的:
幾年之後,我已經再沒有在酒吧工作了,
但偶然也會回去消遣和聚舊。
酒吧的bar tender和女拳手也面目全非了,
一晚,一群年青醉酒客,
挑釁其中一位年輕女拳手,
投訴她很串,而且應該早有積怨,
她女拳手本身為人囂張,目中無人,
當時大家產生口角,最後老闆出面調停,
那群酒客氣便沖沖離開了。

直至酒吧打样,
bar tender為了安全,護送女拳手回家,
但原來那幾個年青人一直在女拳手家附近埋伏,
拿出牛肉刀向他們追斬,
結果捱義氣護花的bar tender 被斬了幾刀,流血死去,
女拳手就嚇傻了。刀手逃往大陸。

我第二朝看報紙頭版才知悉時件,
從報紙上看到自己認識的朋友被斬死,
心情沉重得很,
我當時的男朋友離職bar tender後轉投日廚工作,
那個新bar tender 就是頂替他的位置,
他是一個幾有風度和有禮的男生,卻英年早逝,
當時只有廿一歲。
不知那女拳手有否終生受良心責備,
因為自己的囂張態度卻累死了一個無辜的人。
及後酒吧進入了一段很長時間的沉寂期,
冷清清,毫無生氣,大家都各懷心結,
斬人事件影響很深遠,再過了一段時間,
老闆決定光榮結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