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2年7月8日 星期日

愚太回想當拳手的日子(二)



還記得2006年3月17日的魔警徐步高案嗎?
在柯士旬隨道內的唯一生還警察嘉菲
他其實也是當時酒吧的常客之人。

我在2000年的時候已認識嘉菲了,
他外表略肥身材,樣子傻傻氣般,
真的很像嘉菲貓。
他人很靜,不愛出聲,像很欠缺自信的男生,
每次也是一個人來,然後坐在吧枱上,
和其他警察朋友和熟客們閒談一兩句,
然後又繼續坐,喝數枝啤酒,就離去。

他從不暸女生也不賭波,
總是滿懷心事的樣子。
我們很少談話。


話雖說老闆有四個,
由於其中三人也是警察,
分別是重案組,情報科和交通警,
但他們因為身份問題,
不會牽涉在任何文件上,
亦甚少參與管理工作,
只會每月進行一次例會,
四名老闆就坐在閣樓上,閉門會議。
其餘的時間,他們偶爾才回來酒吧當中,
和朋友傾計作樂。

在我印象當中,
他們絕對不會談及警隊工作的任何事情,
每次當酒吧有所謂古惑仔客人搗亂時,
即使當時有警察老闆在場,
但他們也絕對不會出面,
只會靜觀其變,任由第四位老闆調停。

那個第四位老闆,
即所謂是社團人士的那一位,
他每晚也在管場,
他說話很倔且帶點奸險,
所有員工都很"尊敬"他,但不包括我。

他個子矮又胖胖的,面目也可憎,
在我眼中,他是一名咸濕佬,
在酒吧生意較清閒時,他坐在吧枱上,
總說很累,然後叫女員工眾目睽睽幫他肩頸按摩,
我目睹每一個女生也會妥協。

一晚,他竟然叫我幫他按摩,
我拒絕並直說:不可以,我的工作不是幫人按摩的。
氣氛有點尷尬,然後另一個女生即動手按摩解圍。
所以一直以來,他也是比較不喜歡我,我才不稀罕!

無奈地,我卻變成他們酒吧裡的gimmick, 
那個年代,有大學生在酒吧裡工作,有綽頭吧,
而且全部女生當中,只得我懂說英文,
每當有外國客人來,便由我來應對。

雖說是拳手工作,
其實只是應付一般的侍應工作無異,
不是想像中覆雜。
只是每當遇到相熟的客人或自己的朋友光臨時,
更可坐在一起玩作樂,
絕不會有人可強迫你和陌生人飲酒的,
坐下都是自願的,只是想竭一竭;
當然如果不嫌累,全晚企著當侍應也可,很自由。

2000年,沒有facebook和whatsapp的年代,
交朋友都靠見面。
酒吧就是提供了一個平台,
讓原本是陌路人和陌生人忽然聚在一起狂歡一晚,
投緣的大家便從此成為朋友,
否則又繼續尋尋覓覓,找朋友、找情人。

我眼見很多離離合合的故事,
又有大婆和二奶撞正、
又有舊情人相遇、
又有一夜情後變陌路人、
又有好姊妹卻忽然變了情敵、
好兄弟為女反目,很多很多......

我沒有牽涉任何當中,
用旁觀者的角度看故事。
雖然當時的我年紀輕輕,
但卻在那裡看盡社會的縮影百態,
形形式式不同類型不同性格的人也有。

人們認為酒吧是品流覆雜的地方,
我卻認為在那裡上了人生課,
令我更懂看人性,分辨真偽和是非對錯,
從而確定自己目標,走正確的路。

下回分享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小故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