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2年7月19日 星期四

愚太回想當拳手的日子(四)





這兩年雖然經常被全身麻醉去做手術,
以為記憶差了很多,
但當我每次執筆想寫低十二年前當拳手的點滴時,
所有晝面突然又湧上腦海......

那是我人生最睡得少的日子。
白天在大學上課,放學又趕去替學生補習,
晚上回到酒吧的時間,
其實反而算是全天最能鬆弛一下的環節。
酒吧裡的人說話都很簡單直接,
沒有多餘的修飾,反而聽得舒服。

上回說到我為了查牌那件事耿耿於懷,
所以辭職了,夜場的圈子很窄,
當時整區共有七間酒吧,
有四、五間的老闆我也認識了,
其中一間邀請我加盟。

那一間酒吧是由兩兄弟經營,
哥哥是從加拿大回流回來,
人很爽又風趣,樣子極似尹楊明,
一次尹楊明真的來了光臨,兩人合照留念。

弟弟人品極cool很少說話,
每晚也在擲飛鏢。
這間酒吧又是有兩層,像一間penthouse, 
上層和下層可互通望的,
而且兩層也乎合消防條例,安心很多。
酒吧的拳手很少,只得兩三個,
她們本身已很混熟,我就像格格不入。

人類是很先入為主的動物,
在新的環境裡,有時又會懷念舊的地方。

又或者因為兩間酒吧的文化很不同吧,
舊的那一間每晚也有很多警察消遣,
熟客和新的朋友很快便會玩熟了,
大家都會包容新的面目。
而且在那裡一起當拳手的姊妹們也是比較活潑的,
大家多些話題,投緣一點。

新的那一間像是一個小圈子,新客人不多,
每晚在擲飛鏢的也是那幾位。
雖然像很格格不入,
但我又沒有特別hard feeling的感覺,
因為我明白自己只是當一份工作而已,
沒有其他。在新的酒吧裡,
我練得一身擲飛鏢的好武功。

之後我又去多另外兩間工作過,
前後見識了四個地方,
每一處也有其特色和文化。
我認識了一大堆酒肉朋友,
我每晚也喝很多啤酒,所有枚也懂猜。

直至2002年的暑假,
正值是四年一度的世界盃,
當時我其實已經畢業,
正式投入merchandising的工作,
所以同老闆交待在世界盃完了之後便會辭工,
然後我便專心投入事業了。
要認真對待工作,首先要有足夠的睡眠,
所以正式告別酒吧。

2008年,四間酒吧也先後結業了,
聽說,那幾年生意一直很差,
時代變了,大家也寧願去蘭桂芳clubbing,
同區最高峰時有八間酒吧,
現在只淨下一間,是Gay吧。

如果你問我,有沒有後悔曾當拳手?
像給人會學壞的感覺,
但我卻明白自己的立場,
從來沒有沉倫過, 一樣是潔身自愛,
沒有濫交、沒有濫藥,
認識了很多很多我現在連他們的名字也記不起的人生過客,
曾經喝醉過很多很多遍,
嘔的感覺很辛苦,我不享受。
但大學的學費還是要交的,
人生裡有些事情其實根本是沒有得選擇的,
只有自己的態度才是關鍵。

曾當過拳手令我還有一個得著:
在廿來歲時,同齡的朋友喜愛夜蒲,
會相約唱K和喝酒,我都變得不感興趣了,
因為玩得太多也生厭吧,
而且以前自己是喝酒不用錢還有佣金,
現在消遣時喝酒還要自己付賬,
完全不合乎我的經濟原則。

所以,在同齡朋友花天酒地的日子,
我卻是併命地工作,
後來還幹出了一點點小成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