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2年7月13日 星期五

女人真麻煩



今天突然想起了一件鎖碎事.....

話說我懷著YY的初期,在醫院住的頭三個月裡,肚子平平身型又偏瘦,一點也不像懷胎,而且我的身體需要廿四小時一直縛著一部機器,又每隔數小時便要抽血,和其他腹大便便準備生育的孕婦一同住在產科病房裡,她們都很好奇我的機器是什麼,有些更跨張地問姑娘我的點滴機是什麼作用,為何她們沒有,怕蝕底。很有趣!

在廁格裡遇上時,我通常都會被問及:我究竟患什麼病?我有沒有懷孕?我的機器是什麼?我通常只會笑一笑回答,係,我心臟不好。然後便會離開,回床上去。

我一直覺得,和院友們萍水相逢,在醫院裡遇上了,其實又只人生是過客,所以我只會每天有禮地說一句早晨和睡前一句晚安,而且我不怕悶要找人傾計,又不會和別人爭電視,因為我有很多書和iphone伴著的便夠打發時間了,所以我沒有刻意和別人make friend。長時間住醫院的日子,其實只遇上三兩個比較友善和夾得來的院友後來可以成為朋友的,彼此有較深一點了解,出院後大家交換了Facebook和電話, 保持通訊。

記得有一天,一個又是和我一樣住院很久是屬於比較傾得來的孕婦,走過來我床邊對我說:她們都說妳很串呀,問妳什麼病又不答,又不分享機器的功用。

我的反應實在驚訝!我有必要告訴你們我自己的病情嗎?很可笑,大家連對方的名字也不知道,你們只是穿了羊水或見紅送入來等生,有必要去理會別人的事情嗎?你又怎會知道別人有曾經失去孩子的經歷,這一胎也不敢抱予太大希望,只是想靜靜的、耐心等待小生命的來臨。我沒有將她們的說話放在心上,反正幾天後大家又不會再見面的。

從這件事上,我學曉了:不重要的人說的話,即使傷害了自己,也根本不用上心,動了氣,蝕底的只是自己。不只那班過客,當時我突然放很長的病假,公司裡竟然也傳來閒話,令我很傷心,原本像很關心自己的隔離部門同事,竟然編作了一個虛假故事謠傳,陷我於不義,我在醫院裡差點激動得暈到了。後來想通,心平復了,反而覺得可以看清一個人,其實也不算是壞事,明防總比暗箭安全。

女人是天生比較麻煩和小氣的動物,我也是女人,我也會有動氣的時候,謹言和寬恕都是終身的學習,我希望自己一天比一天做得更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