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2年7月31日 星期二

我家的三國寶貝




如果有看之前我在<壹周刊>的
那篇訪問的朋友都會知道,
我的相公是三國迷,正確來說,
由於他自少學武,
精通北少林功夫和各類舞獅表演,
所以他酷愛中國歷史和文化,
甚至有點反日情仇,
不說還以為他曾經歷三年零八個月。

我們的孩子,
相公都以三國人物命名,
哥哥小天使是余(周瑜)亮(諸葛亮),
他說結集了二人的智慧和聰韻,
心胸廣闊,寬宏大諒,才智百斗。
妹妹YY是余(周瑜)懿(司馬懿),
懿是品德良好,仁心忠厚。

最近,無線播出<回到三國>,
在這之前我對三國人物一曉不通,
現在就多了認識,
林峯飾演諸葛亮,
才智過人,處變不驚;
陳展鵬飾演周瑜,
英姿非凡,心思熟慮;

司馬懿還未出場,
相公說估計是由現代回到古代的
馬國明或他後人可能是司馬懿,
原來司馬懿的兒子司馬昭便是
後來將三國統一的人物,
建立晉朝,歷史留名。

看此劇令我對三國人物和其故事發展感興趣多一點,
我一邊看一邊追問相公很多有關人物關係之問題,
令我更期待YY(即司馬懿)的出場。有趣有趣!

忽然發覺相公很犀利,
將孩子的名字改得很好亦有意思,
他常強調孩子是自己生的,
改名不會假手於人,
我們亦不篤信八字命理,
名字隨心而改。

我愛愚家的三國寶貝!

2012年7月29日 星期日

愚太回想當拳手的日子(五)



偶然,我還會瀝瀝在目.......
當天膽粗粗一個女子走進酒吧應徵那個情境,
那份緊張的心情我還記憶猶新,
很怕那是非常品流覆雜的地方,
但一想到要交大學的學費吧,頂硬上啦。

在那裡,我開始了一段最後維持了近五年的戀情,
他是酒吧裡的bar tender,
我們是同事,他是一個很內斂的人,
慣於收藏自己的情緒,話不多,
靜靜地站著調酒,原來他很早便喜歡我,
但看著我被很多酒客和老闆追求,
他也沒有任何行動,我依舊當他好朋友。

一次,他家裡晚宴請客,
是他姐姐的小B女設滿月宴,
他邀請我一起來,
他的家人親戚都將我當是他的女朋友,
但當時真的不是。
後來,他終於表白了,我們自自然然走在一起。

我的駕駛執照是十年前考獲的,
當時他每晚駕車回酒吧,
但有時候為了應酬飲多了,
當然政府開始收緊酒後駕駛的罰則,
所以我便成為他的後備司機,以防萬一。

我畢業後那幾年工作進入很癲狂的狀態,
當時我的眼裡只有事業,
漸漸地,我們的話題不多,
不知從那天開始,我們像很有隔膜般,
加上我曾經為了另一個人已捨棄過他,
雖然最後又復合了,
但底藴裡大家的心埋藏了一根刺,
在一觸即發的時刻,大家淡淡然分開了,
五年的感情,到分手時竟然一句交待也沒有,
我甚至乎還有很多衣服和舊物在他家也沒有取回。

多年的感情,當然我早已放低,
沒有任何懷念和仇恨,
相反,我是很感激這個曾經和我渡過生命當中的五個年頭的人,
在我工作很疲憊、友情很低潮、
家庭很困擾的日子,他一直在身邊陪伴著我,
借膊頭給我哭個飽。

我以前脾氣很大很大,
他一直包容著我,對著他,
我甚至乎會說尖酸刻薄的話。

我嫌棄過他、我背棄過他、我騙過他,
一切一切,我後來都學懂了,
可惜大家的timing不對,
愛情從來都沒有對與錯。

現在,即使有了facebook和whatsapp,
找一個人根本不難,
但我相信大家都沒有打算再聯絡上對方了,
也沒有緣分曾在街上碰上。
過去便讓它過去,
默默地祝福一個曾經在你生命中出現過的人便夠了。

有經歷,才讓人成長。
誰也沒有辜負誰,誰也沒有欠誰。
我從來都不會留戀舊的人和物。

今天我能擁有幸福的家庭,
也是吸收前朝經驗,收成正果,
脾氣收斂了,做事亦會想清後果,
以愛為先,珍惜眼前人,以禮相待,
繼續用心經營女人的畢生事業,
和愚生和小YY共付終老。

噢,話題走遠了,
其實我本想將在酒吧裡看見的流血時件寫下來,
下回再說。

2012年7月24日 星期二

十號風球



昨晚刮起颱風,晚上九時許,
我們一家三口在嫲嫲家晚飯後步行回家,
原先只有五分鐘的路程,
一步一驚心,
相公將YY擁入懷中,
我負責拿傘,風很大,
雨也密,基本上傘子也吹散。

直至凌晨時分,
天文台宣佈懸掛十號風球,
上一次十號風球已經是十三年前了。
我看著街,又一直聽著收音機,
主持人形容風的勁度,
說了一句"寒風刺骨"。

刺骨的感覺是怎樣?
我估我試過。

兩年前的心臟手術,
要先將心口的肋骨全破開,
再將心臟和肺拿出來縛起伏器,
然後便開始換心瓣和大動脈,
手術做了差不多七小時。
醒來後,麻醉藥漸過,
心口真的十分痛楚,
感覺就像所有肋骨通通全縛錯,
似就快要裂開,很痛很痛,
連呼吸也沒有力氣,
要不停用瑪啡和止痛針才能捱得過,
一個咳嗽或一個噴嚏也足以痛到取命,
我估那是刺骨的感覺。
感受實在太深刻了,
那是畢生難忘的痛。

看著窗外,
樹不停地被吹到搖搖玉墜,
我突然有一種很心痛的感覺,
已能預測很多棵樹也未必捱得過這一關,
而我卻安全地坐在家中,
什麼也幫不上,很無奈的感覺。
第二朝醒來,
看新聞知道有超過一千宗樹毀報告,
走在街上,隨街也可見已倒塌的大樹,
有些甚至已連根拔起,
我看著已倒塌的樹灘在路邊,
像戰場上的士兵勇戰一晚後最終戰死沙場,
有點傷感。
但卻是佩服有關當局迅速地安排團隊到街上清理塌樹和樹葉,
實在值得加許。

我常想:
如果天災不要取走任何生命就好了,包括樹。

2012年7月23日 星期一

生命的主角




從7月18日開始,本blog一直也站在人氣blogger的第一格,已連續第六天了,從網友們的留言,我一有空便會回訪他們的blog,看看別人的故事和分享。

有幾個網友的經歷令我特別深刻:有懷孕22週BB沒有心跳勇敢媽媽要催生將屍體拿出來;有引狼入室,聘請助理卻最後老公也被勾走了;有年紀輕輕的十四、五歲小妹妹身體有問題,長期住院和做手術不能上學;有剛和拍拖很久的男友分手,依依不捨,開blog將心情記下來,默默等待他回心轉意;有優質中女享受著單身生活,靜待緣分的來臨。

沒有人有資格批評別人的生活方向,我們不是道德判官,誰也沒有資格批判誰。我會專重別人的故事,留言也只會是正面的支持,希望可以帶給別人一點鼓勵。

這個世界很大,每個人也有著自己獨特的故事,每個人也是自己生活裡的主角。但個人實在渺小得很,不要將自己看得太重吧。網友說我的"小天使故事"感動了她們,其實她們也在感動我。

大家一起努力吧,將自己的生命籌畫得更美麗!

2012年7月22日 星期日

以後可以在家中驗血

從懷著YY到將她生出來之後的大半年時間,
我的血凝指數(INR)一直都不穩定,
多次回醫院check的結果也不合格,
經常要留院吊針。
(註:我手術後裝了金屬心瓣和金屬大動脈,
需終身服薄血藥,藥將血校稀,
預防血凝固在金屬上致中風。
服薄血藥需定期驗血校藥。)

那時,藥的份量越加越重,
但卻還是不穩定,
或者是因為我生育過,
荷爾蒙起了變化,影響了血,
留院時醫生又突然驗出了我的甲狀腺高了而要用藥,
那段日子住院很多,
經常要和YY分開,飽受相思之苦。

那時候,
瑪麗醫院的心臟科教授提議我可考慮自費買一架驗血機在家,
定期自行驗血,
若不合格便立刻回院。
因為即使血變濃了,
我是毫無感覺異樣的,
即是說,突然中風也不會知。
然後,我聯絡了那間比利時藥廠,
機價$6XXX,試紙$40一張,
只包三年保養,很貴,
夠我去一次泰國旅行,我不捨得花。

接下來,我的血又突然趨穩定,
而且教授准許我由吊針轉打皮下針,
又准許我回家渡假,與YY見面,
所以我將購買驗血機的打算擱置了。
然後,我的血指數一直保持十分穩定,
雖則我用藥很重,
但已經連續六個月不用留院了,
情況理想。

這個月初,我突然又想起驗血機的事,
我很惱自己,
六千元買一部smart phone又捨得花,
但六千多元去買一部可以為自己帶來安心
和保命的小儀器卻癸左想右想,
價值觀全錯!
所以我便再聯絡藥廠,
愚生又特意請了半天假來陪我一起去買機和學習怎樣運作,
他出錢又出力,而我就出血。
我們的目標是隔星期驗血一次。

昨天,我首次在家驗血,
我當然不夠膽自己替自己落針啦,
全交給愚生負責,
但他又似記得步驟又似忘記,
我戰戰兢兢下,
最終成功落針取血,報告也合格。

其實,做一個長期病患者的伴侶真不易,
要有無比的耐性和堅持,
我愚生真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人,
要給他一個讚!
今天返看了他兩年半前寫的這一篇:
http://blog.yahoo.com/_IDKMTFHDAWGF3VJHDEMSWVNZFM/articles/175972


羅氏藥廠教育室:

不同的血糖機:



我買回家的驗INR機:



2012年7月19日 星期四

在District Meeting裡演講

很慚愧,加盟了公司超過半年,
今天還是首次參與每週一次
很慚愧,加盟了公司超過半年,
今天還是首次參與每週一次的District Meeting。

Corporate District Director 
很早便知道我的故事,
但大家一直也沒機會碰面,
今天他知道我回來,
臨時邀請了我作一個二十分鐘的演講,
即場向百多位同事們講述一下自己的經歷。

雖然事前沒有準備,
但經過上兩次被NOW和壹週刊採訪的經驗之後,
我吸收了一點演講的技巧,
面對著一大片陌生的面孔,
改善了我的最大缺點:說話太快。
所以今天嘗試再做好些,
淡定一點。結果是獲得了全場的掌聲。

別人的掌聲是自我肯定和增強信心的動力,
從我決定投身保險行業開始,
我本著一個信念,
希望將好的產品介紹給別人,
憑著幫忙的心和理念,
為別人建立保障。
I'm telling, not selling.

我現在是一名心臟病長期患者,
屬於高危人士,
一般的個人保險已經不會受理了,
所以我更加願意將經歷和別人分享,
因為,生老病死從來也是突如其來的事,
身體健康長命百歲當然是福氣吧,
但遇到病痛也不是世界末日,
路,總有得走的。
我能奇蹟活下來,
就得多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吧。
日子不會白過的。

散會後,
我急急處理了一些文件工作便急著回去接YY回家

原來我外出後,她一直找我,
不肯午睡,現在我擁著她入懷便靜靜入睡了,
是時候好好享受我的親子時間了。
昨晚只睡了五小時,
雖然現在超累,但看著她,
所有東西又突然變美好!

愚太回想當拳手的日子(四)





這兩年雖然經常被全身麻醉去做手術,
以為記憶差了很多,
但當我每次執筆想寫低十二年前當拳手的點滴時,
所有晝面突然又湧上腦海......

那是我人生最睡得少的日子。
白天在大學上課,放學又趕去替學生補習,
晚上回到酒吧的時間,
其實反而算是全天最能鬆弛一下的環節。
酒吧裡的人說話都很簡單直接,
沒有多餘的修飾,反而聽得舒服。

上回說到我為了查牌那件事耿耿於懷,
所以辭職了,夜場的圈子很窄,
當時整區共有七間酒吧,
有四、五間的老闆我也認識了,
其中一間邀請我加盟。

那一間酒吧是由兩兄弟經營,
哥哥是從加拿大回流回來,
人很爽又風趣,樣子極似尹楊明,
一次尹楊明真的來了光臨,兩人合照留念。

弟弟人品極cool很少說話,
每晚也在擲飛鏢。
這間酒吧又是有兩層,像一間penthouse, 
上層和下層可互通望的,
而且兩層也乎合消防條例,安心很多。
酒吧的拳手很少,只得兩三個,
她們本身已很混熟,我就像格格不入。

人類是很先入為主的動物,
在新的環境裡,有時又會懷念舊的地方。

又或者因為兩間酒吧的文化很不同吧,
舊的那一間每晚也有很多警察消遣,
熟客和新的朋友很快便會玩熟了,
大家都會包容新的面目。
而且在那裡一起當拳手的姊妹們也是比較活潑的,
大家多些話題,投緣一點。

新的那一間像是一個小圈子,新客人不多,
每晚在擲飛鏢的也是那幾位。
雖然像很格格不入,
但我又沒有特別hard feeling的感覺,
因為我明白自己只是當一份工作而已,
沒有其他。在新的酒吧裡,
我練得一身擲飛鏢的好武功。

之後我又去多另外兩間工作過,
前後見識了四個地方,
每一處也有其特色和文化。
我認識了一大堆酒肉朋友,
我每晚也喝很多啤酒,所有枚也懂猜。

直至2002年的暑假,
正值是四年一度的世界盃,
當時我其實已經畢業,
正式投入merchandising的工作,
所以同老闆交待在世界盃完了之後便會辭工,
然後我便專心投入事業了。
要認真對待工作,首先要有足夠的睡眠,
所以正式告別酒吧。

2008年,四間酒吧也先後結業了,
聽說,那幾年生意一直很差,
時代變了,大家也寧願去蘭桂芳clubbing,
同區最高峰時有八間酒吧,
現在只淨下一間,是Gay吧。

如果你問我,有沒有後悔曾當拳手?
像給人會學壞的感覺,
但我卻明白自己的立場,
從來沒有沉倫過, 一樣是潔身自愛,
沒有濫交、沒有濫藥,
認識了很多很多我現在連他們的名字也記不起的人生過客,
曾經喝醉過很多很多遍,
嘔的感覺很辛苦,我不享受。
但大學的學費還是要交的,
人生裡有些事情其實根本是沒有得選擇的,
只有自己的態度才是關鍵。

曾當過拳手令我還有一個得著:
在廿來歲時,同齡的朋友喜愛夜蒲,
會相約唱K和喝酒,我都變得不感興趣了,
因為玩得太多也生厭吧,
而且以前自己是喝酒不用錢還有佣金,
現在消遣時喝酒還要自己付賬,
完全不合乎我的經濟原則。

所以,在同齡朋友花天酒地的日子,
我卻是併命地工作,
後來還幹出了一點點小成就。

2012年7月18日 星期三

跟大家說一個真人真事

200831114755758_2
跟大家說一個真人真事.......

她廿三歲時,已明白在生保障的重要,
所以買了一份簡單的人壽保險,
連危疾和意外。

在廿八歲時,
她經濟再穩定一點了,
眼見現今疾病普及很多,
而且家庭擔子也越來越重了,
所以打算加大保額,
萬一患了大病,
要面對手術和不能工作,
保險的賠償也能支撐醫療費和生活費。

但那陣子她忙透了,
沒時間去比較
那一份新的計劃比較適合自己,
恰巧舊的保單到期付費了,
她做了一個一生人中最愚蠢的決定:
先終止了舊保單,再繼續忙於工作。
三個月後,
她終於簽了一份保額較大的新保單了。

每一份保險,
也有90天等候期。

在等候期的第80天,
她確診患了一個極嚴重的心臟病,
隨時猝死,
需要立刻做一個在心臟科裡
屬於最高危的大手術,
死亡率達15-40%。
她跑到養和醫院見在行內首屈一指的大醫生,
醫生說:手術埋單要五十萬。

保單還差十天才成功渡過等候期,
所以她沒有得到任何賠償。

最終,她幸運地遇上了一個好教授,
立刻安排在瑪麗醫院完成手術,
在政府醫院裡,埋單三萬元。

對,這個故事的主角,
便是我,愚太。

人總認為自己是健康的,
亦不曾幻想過病痛會有一天降臨,
何況當時我只得廿八歲。
我曾經很介意得不到這筆賠償,
亦怒透自己為何當天
做了這麼一個愚蠢的決定:
不在一份新單生效後才cut舊單。

後來,我想通了,我最終沒有死去,
生命比金錢重要很多很多。
能活下去,
還有更多更有意義的事去幹,
我不再耿耿於懷了。

兩年前,手術康復後,
我考穫所有保險相關牌照,
希望可以用自己的經歷幫助別人,
如果有一天,當朋友不幸患病時,
我除了送上真摯的關心慰問
和分享抗病經歷外,
還能遞上一張支票,
有助所有燃眉之急,
這份誠意實際得多。

這便是我加入宏利金融的理念了。

朋友們:
如果您還沒有為自己預備一份在生保障,
能給我一個機會為您作詳盡的解釋嗎?

2012年7月13日 星期五

女人真麻煩



今天突然想起了一件鎖碎事.....

話說我懷著YY的初期,在醫院住的頭三個月裡,肚子平平身型又偏瘦,一點也不像懷胎,而且我的身體需要廿四小時一直縛著一部機器,又每隔數小時便要抽血,和其他腹大便便準備生育的孕婦一同住在產科病房裡,她們都很好奇我的機器是什麼,有些更跨張地問姑娘我的點滴機是什麼作用,為何她們沒有,怕蝕底。很有趣!

在廁格裡遇上時,我通常都會被問及:我究竟患什麼病?我有沒有懷孕?我的機器是什麼?我通常只會笑一笑回答,係,我心臟不好。然後便會離開,回床上去。

我一直覺得,和院友們萍水相逢,在醫院裡遇上了,其實又只人生是過客,所以我只會每天有禮地說一句早晨和睡前一句晚安,而且我不怕悶要找人傾計,又不會和別人爭電視,因為我有很多書和iphone伴著的便夠打發時間了,所以我沒有刻意和別人make friend。長時間住醫院的日子,其實只遇上三兩個比較友善和夾得來的院友後來可以成為朋友的,彼此有較深一點了解,出院後大家交換了Facebook和電話, 保持通訊。

記得有一天,一個又是和我一樣住院很久是屬於比較傾得來的孕婦,走過來我床邊對我說:她們都說妳很串呀,問妳什麼病又不答,又不分享機器的功用。

我的反應實在驚訝!我有必要告訴你們我自己的病情嗎?很可笑,大家連對方的名字也不知道,你們只是穿了羊水或見紅送入來等生,有必要去理會別人的事情嗎?你又怎會知道別人有曾經失去孩子的經歷,這一胎也不敢抱予太大希望,只是想靜靜的、耐心等待小生命的來臨。我沒有將她們的說話放在心上,反正幾天後大家又不會再見面的。

從這件事上,我學曉了:不重要的人說的話,即使傷害了自己,也根本不用上心,動了氣,蝕底的只是自己。不只那班過客,當時我突然放很長的病假,公司裡竟然也傳來閒話,令我很傷心,原本像很關心自己的隔離部門同事,竟然編作了一個虛假故事謠傳,陷我於不義,我在醫院裡差點激動得暈到了。後來想通,心平復了,反而覺得可以看清一個人,其實也不算是壞事,明防總比暗箭安全。

女人是天生比較麻煩和小氣的動物,我也是女人,我也會有動氣的時候,謹言和寬恕都是終身的學習,我希望自己一天比一天做得更好。

2012年7月12日 星期四

YY成長日記(2)

這個星期,天空也是藍藍的,再加上白白的雲,和熾熱的陽光,能擁有如此良辰美景,一樂也。我一直認為,在城市裡生活,是浪費了美麗的天氣,為何人們總認為在外渡假時的陽光與海灘才是享受?其實每天也可活在享受之中,只是都市人都為了工作而忘我了。


而我,每天都享受在陪伴YY成長的快樂日子當中。

過幾天,YY便足16個月大,她學懂的東西越來越多了。講說話的技巧還未掌握得很好,只能說一聲單字發音,有時就爆發一連串的BB話,像話裡很有意思般,有時又似鬧人,那裝作很嚴肅的樣子都幾搞笑。

YY已能聽懂一些簡單指令,例如叫她走過來,企著不跑、舉手、指出爸媽、執拾玩具、拿東西、比東西、穿及脫衣服鞋子、按鈕、掉垃圾、放好奶樽並蓋好蓋子、Give Me Five及錫錫等等,以上的都沒有刻意加強訓練,只是多做一兩次她便學懂並可重覆做了,很有趣。

當學懂的東西多了,又會懂得反叛。YY由小到大都極少哭,以前每逢很偶爾的時候她哭一兩次時,我都會很開心,興奮得將情境攝錄下來。現在長大了,懂裝哭來達到一些要求,有時沒有眼淚,有時又會濟出眼淚來,像小影后。

三星期前第一次剪頭髮,由麻mi操刀,剪了一個小草菇髮型。

YY在一歲時已能自己走路了,而且一天比一天行得更穩,兩個月前已跑得很快了,她是心急的性子,所以很願去嘗試新東西,屢敗屢戰。最近,她竟然又不多願走路,經常要麻mi抱,我告訴她麻mi身體不好,抱她會很累,腰又痛,但她還是要抱。抱著她時,她喜歡弄痛我心口的大疤痕,至我罵她才會收手。

YY至愛爸B, 每晚爸B放工回家,YY都會飛撲過去爸B懷中,擁著不放又狂吻。即使有時候我和她爸B一同外出後回來接回她,她也必定只飛撲到爸B懷中,冷落了麻mi。我沒有特別吃醋,即使現在每天也是我這個麻mi全職照料她的,但YY還是較喜歡她的爸B, 或者是先入為主的感覺吧,誕下YY後的緊急手術令我多住了醫院近一個月,而YY是比我早三星期出院回家的,那段日子都是爸B天天伴著她的,所以由小到大,她也是偏向跟爸B的。而且爸B比較溫柔,不會罵她。

YY很八卦,每逢玲姐每星期一天來家清潔的日子,YY便會化身成管工,跟著玲姐出入廚廁,看著她做清潔,逗得玲姐哈哈大笑。YY很鍾情我那串家門鎖匙,經常拿拿學開。YY很喜歡出街,落會所,行商場,搭地鐵時又嚷著要跟別人扶著柱子企著,她很喜歡模仿,又愛四圍跟陌生人say hello和說拜拜。

由YY出世至今,我都沒有刻意閱讀育兒書籍或家長討論區或是什麼如何提升小孩技能之類的東西,反之,我會特別留意一些列出怪獸家長惡行的文章,警惕自己不要錯犯。而且我的目標很明確,只會引導YY成為一個品行良好的孩子,健康快樂地成長,並必要帶著童真渡過童年,我毫無打算刻意培養她什麼藝術學術技能或表演發展,太忙了吧。一切順其自然啦。

2012年7月10日 星期二

愚太回想當拳手的日子(三)



"少女十八無醜婦",
這句說話是要到一個女生過了三十才較易明白。

2000年只有十八、九歲的我,
雖說不上天仙質素,
但在那"不理好醜,但求就手"的酒吧裡,
當然有人追啦。
有認真的追求者,每逢我當值也來看我,
又約我看戲晚飯,又送我回家;
有不認真的,我甚至連他們的名字也不記得了。

我絕對是那種寧缺勿濫的人,
不會來者不拒,但由於當時佣金制度,
是要在客人來光顧之前將名字寫落薄,
像證明是你呼籲他來消費的,
他那晚脹單的10%便是屬於我的獎金,
為了可以賺取多些,
我不會拒絕那些觀音兵,
反正他們的錢也是要洗的,
當時一set啤酒有四枝,賣$108,
四個人通常喝4 sets,再加nuts,
堆單約五百元,那我便可額外得五十元,
所以客人來之前也會打給我。

事實上,我沒有閒情和任何人拍拖,
每天忙著功課,又為學生補習,
晚上再捱眼瞓在酒吧頂四、五個鐘,
其實每天的睡眠時間只剩下五小時,
何來精力拍拖?我寧願拿時間來工作賺錢。

和酒吧的伙伴越來越混熟,
那些女拳手其實也不是壞人,
有兩個是單親媽媽,獨力養大兒女;
有些是貪玩女孩,酒吧打样後會再到disco狂歡;
有很美麗的;有很冷酷的;也有沉倫放蕩的,
撇開這些,其實大家都是一個普通人。

當時我年紀最輕,她們都叫我小妹。
那段日子,大家幾乎天天見面,感情很好,
大時大節必定一起渡過,
可是,友情並不是想像中堅固,
沒有一起工作後,便漸漸疏遠了,
到了今天,大家已完完全全沒有聯絡了。
我少少慨嘆,人生,總有過客。

三個警察老闆當中,
其中一個是單身未婚的,
他外表也帶點俊俏,有點像竹野內豐,
而且是一個很有風度和有禮貌的人,
和酒吧內的其他人是不同的,我只尊敬他。
他年紀比我大十五年,
我以為他當我小妹妹看待,
常車我去吃飯,又帶我看馬戲團,
又會將當差的趣事和我分享。

一天,從其他人口中知道,
原來他對我有意思,我不懂反應,
亦沒法接受和一個比自己十五年的人做男友,
我漸漸疏遠他。

令我下定決心離開酒吧的,
不是任何人,而是一件事......

話說酒吧的閣樓因為一直不能通過防火條例,
所以拿不到酒牌。
但當生意很興旺時,閣樓也會開放的。
故此他們特意建造了一道隱藏式的厚厚扇門,
能隔聲音,門打開了便是樓梯往上,
但門外的人是不易看穿那道門的。
每當查牌時,一侍應會大叫一聲"查牌",
然後門會即刻關上,
警察是不會知道閣樓是有客人的。
一晚,我正在閣樓執拾酒杯和空樽,
拿著一個滿載的盤子從閣樓準備往下層,
一打開扇門,便竟然見到一個警察正在查牌,
酒吧當場斷正,被發現闊樓無牌經營,
全隊警察紛紛走上樓上檢查。

之後的手續很麻煩,
又好像最後用關係搞定了,
我也不太清楚。
第二天,我被其中一個平時都很惡的警察老闆教訓了幾句,
叫我下次要醒目些。
我解釋當時真的聽不到有人叫查牌,
所以才會打開門,再者,
我心想:那確實是你們的閣樓無牌經營啊,
要不是你們本身有問題,
又怎會發生那件事呢?錯真的在我嗎?

當時,我曾經內疚過,連累酒吧被罰款了,
雖然沒有人怪責我,但我還是辭職了,
也沒意思繼續留下來吧。
而且當時人脈已廣了,
隔離街的第二間酒吧也邀請我加盟。

下回再說。

2012年7月8日 星期日

愚太回想當拳手的日子(二)



還記得2006年3月17日的魔警徐步高案嗎?
在柯士旬隨道內的唯一生還警察嘉菲
他其實也是當時酒吧的常客之人。

我在2000年的時候已認識嘉菲了,
他外表略肥身材,樣子傻傻氣般,
真的很像嘉菲貓。
他人很靜,不愛出聲,像很欠缺自信的男生,
每次也是一個人來,然後坐在吧枱上,
和其他警察朋友和熟客們閒談一兩句,
然後又繼續坐,喝數枝啤酒,就離去。

他從不暸女生也不賭波,
總是滿懷心事的樣子。
我們很少談話。


話雖說老闆有四個,
由於其中三人也是警察,
分別是重案組,情報科和交通警,
但他們因為身份問題,
不會牽涉在任何文件上,
亦甚少參與管理工作,
只會每月進行一次例會,
四名老闆就坐在閣樓上,閉門會議。
其餘的時間,他們偶爾才回來酒吧當中,
和朋友傾計作樂。

在我印象當中,
他們絕對不會談及警隊工作的任何事情,
每次當酒吧有所謂古惑仔客人搗亂時,
即使當時有警察老闆在場,
但他們也絕對不會出面,
只會靜觀其變,任由第四位老闆調停。

那個第四位老闆,
即所謂是社團人士的那一位,
他每晚也在管場,
他說話很倔且帶點奸險,
所有員工都很"尊敬"他,但不包括我。

他個子矮又胖胖的,面目也可憎,
在我眼中,他是一名咸濕佬,
在酒吧生意較清閒時,他坐在吧枱上,
總說很累,然後叫女員工眾目睽睽幫他肩頸按摩,
我目睹每一個女生也會妥協。

一晚,他竟然叫我幫他按摩,
我拒絕並直說:不可以,我的工作不是幫人按摩的。
氣氛有點尷尬,然後另一個女生即動手按摩解圍。
所以一直以來,他也是比較不喜歡我,我才不稀罕!

無奈地,我卻變成他們酒吧裡的gimmick, 
那個年代,有大學生在酒吧裡工作,有綽頭吧,
而且全部女生當中,只得我懂說英文,
每當有外國客人來,便由我來應對。

雖說是拳手工作,
其實只是應付一般的侍應工作無異,
不是想像中覆雜。
只是每當遇到相熟的客人或自己的朋友光臨時,
更可坐在一起玩作樂,
絕不會有人可強迫你和陌生人飲酒的,
坐下都是自願的,只是想竭一竭;
當然如果不嫌累,全晚企著當侍應也可,很自由。

2000年,沒有facebook和whatsapp的年代,
交朋友都靠見面。
酒吧就是提供了一個平台,
讓原本是陌路人和陌生人忽然聚在一起狂歡一晚,
投緣的大家便從此成為朋友,
否則又繼續尋尋覓覓,找朋友、找情人。

我眼見很多離離合合的故事,
又有大婆和二奶撞正、
又有舊情人相遇、
又有一夜情後變陌路人、
又有好姊妹卻忽然變了情敵、
好兄弟為女反目,很多很多......

我沒有牽涉任何當中,
用旁觀者的角度看故事。
雖然當時的我年紀輕輕,
但卻在那裡看盡社會的縮影百態,
形形式式不同類型不同性格的人也有。

人們認為酒吧是品流覆雜的地方,
我卻認為在那裡上了人生課,
令我更懂看人性,分辨真偽和是非對錯,
從而確定自己目標,走正確的路。

下回分享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小故事。

2012年7月7日 星期六

愚太回想當拳手的日子(一)


300px-Edouard_Manet_004

很多朋友都知道,
我在大學時期在酒吧當過拳手。

那時才十八、九歲,精力很旺盛,
早上替讀下午班的小學生補習,
然後趕去理大上堂,
放學後又趕回去替讀下午班的小學生和中學生補習,
高峰時期我同一時間擁有9個學生。

有一晚,大約十時許,我完成了最後一位學生,
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
突然忽發其想:凌分時分不會有人補習吧,
那我不如去酒吧當兼職啦,增取時間賺錢,
沒錯,當時讀大學每年的四萬元學費,
我是自己一力承擔的,
還有生活費和各項雜費,
而且我是讀fashion的,置裝費真不少,
所以我真的是有點發錢寒!

在酒吧裡其實遇見過很多趣事,
趁還有記憶,記下來吧。

那是2000年,酒吧業很興旺,
每一間酒吧也貼著聘請的海報於門外,
我選了一間在家附近的酒吧,
步行十分鐘便可,
免得凌晨時分而破費乘的士回家,
那絕不合乎我的經濟原則。

我膽粗粗走入內問負責人是否請人,
填好簡單的form後,
那主管便問我最快可幾時上班,
我說:隨時,然後他便叫我當晚便上班了。
還記得時薪是$45,飲酒再拆脹。

那酒吧其實不算大,
有兩層,上下層各八張枱,
共有大約六七個拳手,大家輪流當值,
一星期返三至五晚,
返酒吧後每個月多進脹三、四千元,
加上本身替學生補習的八、九千元,
我每個月只是兼職工作已賺到只少萬二、三元,
留起交學費和家用後我都將錢儲起,
和買基金投資。

題外話,我人生的第一份基金是在中六時買的,
那是1998年。沒辦法,小時候父母已婚異,
我們自己照顧自己長大的,
對我來說有錢旁身很緊要,
以前讀書時經常要交很多雜費,
家中沒父母,突然間數十元是拿不出來的,
還談不上買飯盒醫肚,
所以從小開始"有錢旁身"這慨念對我來說很重要,
也是安全感。錢不是萬能,但它會助我改善生活。

我工作的酒吧有四個老闆:
三個警察和一個類似有社團背景人士合資的,
所以客人大部分也是警察,
最初令我覺得很放心,以為當差的必是好人,
久而久之,我看到的,卻是警察們醜陋的故事。

坦白說,上一代的警察,
其實不外乎是"有牌古惑仔"。
當時賭波還未合法代,
但我至少認識三位警察是賭波的"艇仔",
他們會"篤手指"賭波,然後,全部都周身債。

在酒吧工作過,酒量和猜枚技術會特飛猛進,
那也是practice made perfect的道理。
而且我也是極之小心和潔身自愛,
從沒有被任何人毛手毛腳過。
被很多認真和不認真的客人追求過,
但我從不會接受。我的立場很清晰,
在那裡,只是用雙手賺錢,沒其他。

那時只得十九歲充滿稚氣的我,
在我眼中那酒吧絕對真不是想象中極之品流覆雜的地方,
在我的觀察裡,那些表面很英勇的警察,
又不外乎是爛賭爛滾的男人;
那些所謂有社團背景的大佬,
其實也是"老襯底"和低智人,
他們甚至連很common sense的東西也不曉;
那些每晚也來飲酒的客人,
大多是孤單和寂寞。
或者,幼稚的是我?

下回再分享在那裡遇到的人和事。

2012年7月6日 星期五

好朋友系列 18:網友?

《網友?》

她雖然是我的中學同學,但如果要給她一個身份,我會叫她做"親密的網友"。

在中學的階段,我們幾乎是不認識的,從來沒有讀過同一班,又沒有共同興趣,她繪畫很靚,經常得獎,而我是運動派,大家根本沒有彼此了解過,不要說是不會girl talk 那一種,甚至是點頭之交也講不上。在我的印象中,她像是大家姐的那種型格,但她外表不串,似乎是很友善的樣子,有很多同學仔都喜歡和她做朋友。聞說她家是做生意的,住大屋,很有錢,但她從不會擺架子的,更創意無限,和另外兩個男同學用自己的姓氏組了一個黨派,絕對是搞笑的那種,帶給同學們很多歡樂!這是我對她緊有的小小記憶。

畢業後,大家仍然是不相熟的。

直至,我自己生病,大約是兩年前吧,在那段期間我寫了很多網誌,要釋懷一下感受。她間接地得了我的連線,成為了我的讀者,給了我留言和很多鼓勵。真的,有一段時間我幾乎不想再寫了,就是她,告訴我她喜歡看我寫,鼓勵我一直寫下去,即使只有她一個讀者,我都會用心寫。

漸漸地,大家從彼此的網誌加深了認識,像追回了十幾年的友誼般,由字裡行間分享了彼此過往和現在的經歷,我發現和她很有默契,大家也是樂天派,安份知命,不愛埋怨,而且很了解自己的目標和方向,活在當下,快樂而積極。然後,大家多了聯絡,到YY出世後,她更聯絡上一些同學仔一起來探我們,很感動。

當然,如果真的是一個陌生的網友,我絕對不會如此信任和放心啦,表面上計算,大家雖然相識了十五、六載,但真真正正成為了好朋友其實是從兩年前開始,我很珍惜這種緣分,就像是男女感情般,在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right timing,然後一直發展下去,噢,好骨痺添!事實上,我們倆現在都是一位很用心的媽媽,將心機和精力都全給家中的小寶貝,還有一點我們也相似,就是絕對不會成為那樣種怪獸家長,我們的理念也是希望小朋友有童真地健康成長,活得簡單又快樂!

***《好朋友系列》的由來 ***
有一次,愚太參加朋友的喪禮,
眼見他身邊的好友,
逐一上台分享對他的感受,
那時我突然幻想起自己的喪禮,
朋友眼中的我是怎樣的呢?
很想知道,
但卻永遠無法見證那個moment。
所以,忽發其想.....
有些說話是要早點說的,
讓文字把這個感覺留下來,
《好朋友系列》尤如我的人生拼圖,
把每一個部份、經歷、人脈,

一塊一塊拼貼出來。

2012年7月4日 星期三

愚太的家務好幫手:玲姐

2006年,我一個人搬出來住,凡事也親力親為,本身追求清潔整齊,所以習慣每天吸塵和拖地一次,一直維持了大半年,好犀害。但始終最討厭做的家務是洗廁所和廚房。

久而久之,每天下班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而且OT時間很長,沒力氣再拿起地拖,加上開始和相公同居,有他分擔家庭開支,所以我開始聘請家務助理。先後用過三位女士,第一位手腳很快但太練精學懶,不老實,幾個月後我換了另一位;第二位太慢了,而且不太願意工作,經常找她也說不開工,沒計,又要再換。第三位便是玲姐了。

和玲姐合作已超越三載,我對她十分信任,配備後備鎖匙,即使我不在家的日子,她也會來幫助我家做清潔工作,每星期一天,風雨不改,而且她也熟悉我的要求,將我的居室打理得井井有條。

玲姐外形較瘦,面容精神,是台山人,人們說台山人很勤力,我絕對贊成。玲姐二十年前嫁來香港,她丈夫比她大十二年,然後生了一對仔女,大女現在也十七歲了,一家四口和家姑住在上水村屋,一直與家姑同住,相處融洽。玲姐之前做過很多工作,多是服務性行業,工時長,薪水低。直至四年前報讀再培訓班轉型做家務助理,在班內成績很好,在縱多家務分類考試中也考穫第一名。她是實幹型。

玲姐人品好也不嫌麻煩,譬如她知道我不要什麼傢俱或東西而另一僱主又有需要,她會作中間人。至今,透過她,我將不要的BB床和BB舊衫舊鞋都送給另一家有需要的人,可用的東西沒有浪費,既環保,又節源。

這幾年,玲姐看著我,有了第一胎,作小產,陀穩,無了,做手術,再懷孕,生了,又再做手術......身邊越來越虛,玲姐一直安慰著我,叮囑我要看好身體,家務的全留給她做。她是我生活的好伙伴,如今我可全心全力照顧YY,但也將家裡保持得企企理理,玲姐應記一功。

2012年7月2日 星期一

還未看清親娘嗎?



一直以來都很少在blog寫政治,不是不想寫,只是嚴肅的話題,要認真處理。其實我也有自己的立場,自三年前開始用smartphone後,我習慣了每天也看齊六份日報和專欄社評,勤補了自己年少時比較政治冷感的慣性心態,累積了一點愚見:今時今日的香港,不好住。

不是要經常將英治時期的香港和現在的一國兩制作比較,事實上,香港擁有一個很特別的歷史背景,集合親娘及養娘的不同文化交亂錯對。政治從來都是一件覆雜的事,小看公司的人事鬥爭,大看國家地理領導人物各暗懷鬼胎。

經濟又是和政治色色相關的一欄,要不是政府將經濟搞不好,人民根本不能安居樂業,勢必怨氣昏天。香港人的生活質數每況越下,到今時今日還有十分之一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以下,貧富懸殊的結果絕對是一個政府需要負全責的。

一國兩制一開始已經是極具茅盾的條目。什麼叫兩制?是阿媽不影響兒子,兒子又不影響阿媽嗎?但不要忘記他們本身是所謂的"一家人"呀!阿媽生左個仔出來,又點會唔理個仔呀?

言論自由又是虛無飄渺的東西,你以為世界上真的有完全自由的國度嗎?就算美國也不是。

近年大國掘起,中國經濟瘋狂起飛,香港的百德新街和廣東道只剩下自由行,強國人一喼一喼人仔拖來買樓甚至不用做按揭,地產商繼續霸權,零售業視強國人為神,在香港地做生意的,從來都只是向利益看。但那又代表什麼呢?強國人的錢,大部分也是貪污得來的,他們有錢,卻沒文化,內在品格全欠奉,即是全身名衣貴履,但卻一點也不華麗。很了不起嗎?強國仍然有億億聲的貧窮人口,但錢卻燃燒在火箭上,那代表什麼呢?愛面子和充大頭鬼,從來也是自修其辱的表現。有一個這樣的阿媽,個仔的前途好極有限啦。

回歸十五年,香港的天空一天比一天灰,民生搞不好,怨聲載道,大部分人也不滿意政府,之後的日子會怎樣呢?不是不同情艾未未和李旺陽,而是反阿媽的結果往往也沒有好下場,即使有一億萬有心人為他們抱不平,抗議增取,結果呢?阿媽永遠也只會沉默的回應,就看六四無辜被剷平的學生烈士,阿仔年年高呼要平反,結果呢?阿媽只會繼續扮聾。即使過年一萬年,結果也只會一樣。

阿仔向阿媽抗爭,真的有用嗎?這是我至今仍然找不到答案的問題,但我還是尊敬今天上街遊行的市民,和盡忠崗位的警察,他們都沒有錯。香港,已經不再適合酷愛和平和寧靜的人居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