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2年6月14日 星期四

師奶的對話

以下的對話,至少超個十個陌生人對我說過.....

地點:樓下會所  或  搭𨋢中  或  超市購物

師奶甲:(望著YY) 是囝囝定囡囡?
我:         是囡囡呀。
師奶甲:      好似男仔呀。
我:              係、係,比較似男仔。(即使當時YY已是穿成身粉紅色)
師奶甲:       這胎個女似男仔,妳下胎一定會生仔。(肯定的眼神)
我:              不會再生了。
師奶甲:        下?不要太早說這個哇,妳還年青。

當然,我不會對一個陌生人解釋自己的病情吧,我亦不會怪她多事,第一,中國人始終是重男輕女的民族,一般人總認為必須要追個男丁來繼後鄉燈。而且一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怎會知道眼前的所謂年青人原來要拿自己的性命來作賭注才可誕下一個健康的孩子,如果為別人的說話而動氣便很傻了。

類似的情況我在心臟手術後體驗過,那時雖然身體很虛弱傷口亦超痛,每次回瑪麗醫院覆診乘港鐵時都盼望有一位子坐,怕被別人撞痛傷口。但別人又怎會知道妳剛完成了一個心臟大手術而讓坐給妳呢!我真的認為是十分合理,如果真的不能站著,我大可乘的士,而我自己選擇乘搭公共交通工具,便不可要求別人讓座給自己。又正如我懷著YY時, 即使懷孕已達六個多月但肚子也不算明顯,所以很少遇到別人讓座的經歷,但我卻不會埋怨,因為別人是沒有責任讓你的,有需要我便應該乘的士,加上這裡是香港呀,是一個公民意識比較差的地方呀,與人無尤。我會讓座給有需要人士,但不會期望人們也讓給自己,這種心態很舒服。

在人海裡,每個身影也拖著自己獨特的故事,各人也有自己的辛勞和苦衷,多體諒一下吧,將控訴的聲音化作動力會實際一些。少點抱怨,世界會和平一點。

啊.....還有啊.....我不認為生女是不好呀,是兒或是女都是天賜的禮物,根本不用強求,而且YY十分懂事又生性,我從不會嫌棄她不是男丁啊,我也一樣愛她。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