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2年6月30日 星期六

年青時總會任性一次


她在廿二歲時本已有一個很穩定的男朋友,已拍拖三、四年,世事很玄妙,機緣巧合下她再次遇上了讀書時期的一位學兄,學兄比她年長三年,當年是學校裡的風頭人物,在音樂比賽上獲獎無數,中三時期鋼琴已考穫演奏級別,名字很特別,肯定校內根本不會有人不認識他。學兄人品風趣,外貌也討好,重遇後學兄竟然對她展開追求,每天駕著跑車去接她下班。她最後沒有懸崖勅馬,為了新歡,放棄了舊愛,但決不一腳搭兩船。



和學兄在一起的日子很短,只有兩個月時間,因為打從第一天開始,她已經知道學兄會上北京發展家族生意,正因為如此,她更加不想自己後悔,希望大家會留一段回憶。對學兄的傾慕其實沿自初中開始,像是小fans的心態,長大後竟然有機會成為他的女朋友,她內心暗喜。


那兩個月的時間,學兄也對她細心,經常陪伴她,他們一起出國旅行渡假,也將她介紹給家中父母和朋友,學兄的房間有一座三角鋼琴,常常彈奏給她聽,更親自作了一首歌曲送給她,但還未有詞,他們便要分開了。兩個月的時間很短,到學兄要上機離開那一刻,其實大家也心中有數,知道是真正的離別。大家也表現得很瀟灑,好來好去,沒有哭乾眼淚的場面,將回憶收藏落心底裡。然後大家從此再沒有聯絡了。


她曾經痛苦過:是否太魯莽呢?為了一段明知不會開花結果的感情已放棄了一段本以很穩定的關係,傷害了別人是回不了頭的。但正正卻是這段經歷教曉了她,原來自己要追求怎樣的另一半,不想再自欺欺人,凡事都要把握,平行了後果,想做便去做。畢竟那是青春歲月,帶著點點任性而行,她從來沒有後悔那樣選擇過,每個人總有經歷和過去,每段故事也必有所得,何需太執著呢。


她現在的婚姻也十分美滿,有很好的家庭。當然不會再次任性吧,因為後果是輸不起的,何況身邊那一位已經是她一直想找的那個人,她會好好繼續經營自己的幸福婚姻。

2012年6月27日 星期三

警察偷野

前幾天,聽了一個故事:

C是香港人,自小家庭破碎,母出走,父親爛賭成性,從C的第一份工作開始,收入已需要不停補給她父親的賭債。

直至遇到她的真命天子,是一位督察,然後他們結婚,搬入大宿舍,生了一對仔女,C便過著相夫教子的全職主婦生活,原以後幸福開始走近她。

奇怪的事情卻發生了......一次,丈夫在百佳超級市場買東西,竟然高買,被職員發現了,丈夫連忙解釋是忘了付款,但職員卻好肯定說他已經不是第一次在那裡高買了,堅持報警。他身為警務人員,犯刑事罪行的結果足以導致身敗名裂,之後他們傾盡畢生積蓄去打官司,希望甩身,結果失敗。丈夫失業了,公務員的褔利和公積金全都炮灰了,兩口子的畢生積蓄全用掉了,還欠債。

此外,C生第一胎時雖然才廿來歲,卻得來了糖尿病,治不好,現在整個肚皮也是針孔。

C原本也可接受重頭來過,她本身也捱過苦,以為只要兩口子齊心便可,最重要是養大一對子女,但丈夫卻一沉不起,沒找工,開始脾氣很暴躁,發狂,頹廢地活,甚至開始虐打C和一對子女。在忍無可忍之下,C提出離婚,丈夫當然不接受,更變本加厲,越來越瘋狂,C甚至要申請法庭禁制令,阻止丈夫騷擾自己和一對子女。

好不容易下,C才申請上了公屋,拿綜援,照顧只有十歲和十二歲的孩子。但C人變得很灰,日子過得酸。

類似的故事,香港皆是,尤以這個不完善的福利制度和充滿灰色地帶的規條,以及中港婚姻帶出來的種種社會問題,很多家庭也靠著綜援過活。我不是不同情C,失婚婦人帶著沉重包袱和陰影活下來,她沒有想不開已屬幸運。

有積可尋,C的前夫本身是警務人員,何解以身示法?大都因為精神壓力導致。我不知道他當天在百佳究竟偷了什麼東西,一股偷念、一樣小物品,令他如今一無所有,精神恍惚,人變得暴力,控制不了情緒,沒理智地過著行屍走肉的日子,很可憐,但絕對是自找的。

在大城市生活,智慧絕對是祕訣,有很多東西也只是一念之差,如"半杯水"的道理,隨君選擇。定力要夠,要懂計算後果;要懂得放下和釋懷,壓力是無止境的東西,亦是無形的,有智慧的人便懂得如何處理和平衡。智慧,從生活體會和經驗累積而來的,羅馬並不是一天建成的。

2012年6月22日 星期五

史泰祖醫生,一生充滿故事

聽收音機時提到史泰祖醫生,好奇心作祟,上網查看有關他的資料,找到一篇由<招職>所寫,關於史泰祖醫生的一個個人專訪:
http://www.jiujik.com/jsexpertsdetails.php?lcid=HK.B5&artid=3000006100

他的一生充滿故事:

在七十年代考入萬人競爭的香港大學醫學院
為工會抗爭,被管理層秋後算賬
移民加拿大後,失業了半年,在家焗蛋糕
由心臟專科轉到皮膚科
參選立法會議員
二女兒患了不治之症:唐氏綜合症
後和太太二人一起成為有關唐氏綜合症團體的義工

不要因為他是醫生的身份,地位顯赫,便理所當然認為他務必將難關擘開,需知有幹勁的心不是必然的,醫生也是平凡人,一樣只擁有重幾毫克的腦袋和一雙磨練的手,但史醫生卻憑著他的個人毅力,將每一個難關闖過,調節自己的心態,逐一刻服。他是很了不起的。

我特別佩服他能克服二女兒患唐氏綜合症的事實,勇敢和積極面對,和太太扭轉怕被歧視的心魔,反而成為了義工,安撫別人,這點並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他有一段說話教我很共鳴:"每次面對失意,我未必會與朋友傾訴,因為自己的內心也正在交戰,對於自己的感受不太清晰,即使講了出來,別人都未必幫到甚麼。當事過境遷後,我卻喜歡與人分享,講了出來,對自己有治療作用,而且作為過來人,自己的經驗也能為別人帶來幫助。"

無獨有偶,我和史醫生一樣,在低潮時也不願跟朋友多說,但當然會和我的相公作戰友吧,有他在身邊扶持,我能捱過所以難關,縱然路途艱辛,我總相信自己才是致勝的關鍵。到問題都逐一解決了,我便喜歡將經歷和別人分享,講了出來,幫到自己也幫到別人。闖關了,回頭看,又覺得不算什麼大事。

人天性如此,對不熟識的人和事感到陌生和懼怕,例如患大病,頓覺世界末日。其實根本不需要將自己放大,何不嘗試耐心地一步一步地走?走每一步也有得著的,走過了,對事情熟識了,發現其實根本不是想像中難。何況,最壞的情況又算是什麼呢?即使要賠上生命,但賺到的,仍是有短暫的人生。不要睇少"短暫",如果是活得精彩又有價值的,何需怕它只有一刻?人無貪,更快樂。

2012年6月21日 星期四

結婚一年便離婚

相公的朋友年前結婚,最近搞離婚。只維持了一年多的婚姻,很可惜,同時我又慨嘆:真的那麼受不起考驗?

我對離婚絕不陌生,在七歲時,我的父母正式離婚了;然後母親再婚,到我十五歲那年,她再次離婚了。小時後,在我眼中,離婚是一年好事,因為可以從此停止家噪屋閉,離婚會是解脫,兩個思想已分歧的人無謂再勉強一起吧。

長大後,我卻開始不明白為何一對夫婦會離婚呢?若然雙方的感情不是真的那麼堅固,當初為何選擇結婚呢?婚禮當天所宣讀的誓言是認真和必須信守的,不應輕言。婚姻是莊嚴和神聖的,由亳無關係的兩個人,從此緊守在一起,建立家庭,無論是順境和逆境,都應該彼此扶持和溝通,兩口子共同面對。結了婚又離婚,根本就是浪費了兩個人的精力和時間。

當然,每個家庭都有其獨突的情節和故事,冷暖自知。幸好還是禍不及下一代,否則便會與在下同一命運,人生很值得開心的兩件大事:擺喜酒和孩子百日宴時,被迫讓已婚異的父母再次見面,小器的一方會全晚給你面色和難堪,好不自在,喜事變慘事,然後又要應付一大堆已咸豐年前的控訴,和一大堆眼淚。

忽然又想重看在YY出生時,相公寫給我的文章: http://blog.yahoo.com/_IDKMTFHDAWGF3VJHDEMSWVNZFM/articles/175975/index

( 結婚誓詞 )  :「無論對方生病或健康 , 貧窮或富有 , 都要互相疼愛、扶持 , 直到死亡把我們分開 . 應視對方為此生唯一 , 也是最終的愛 , 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 有小孩一起帶 . 以此立誓。」

我相信我都一定做得到 。

2012年6月14日 星期四

師奶的對話

以下的對話,至少超個十個陌生人對我說過.....

地點:樓下會所  或  搭𨋢中  或  超市購物

師奶甲:(望著YY) 是囝囝定囡囡?
我:         是囡囡呀。
師奶甲:      好似男仔呀。
我:              係、係,比較似男仔。(即使當時YY已是穿成身粉紅色)
師奶甲:       這胎個女似男仔,妳下胎一定會生仔。(肯定的眼神)
我:              不會再生了。
師奶甲:        下?不要太早說這個哇,妳還年青。

當然,我不會對一個陌生人解釋自己的病情吧,我亦不會怪她多事,第一,中國人始終是重男輕女的民族,一般人總認為必須要追個男丁來繼後鄉燈。而且一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怎會知道眼前的所謂年青人原來要拿自己的性命來作賭注才可誕下一個健康的孩子,如果為別人的說話而動氣便很傻了。

類似的情況我在心臟手術後體驗過,那時雖然身體很虛弱傷口亦超痛,每次回瑪麗醫院覆診乘港鐵時都盼望有一位子坐,怕被別人撞痛傷口。但別人又怎會知道妳剛完成了一個心臟大手術而讓坐給妳呢!我真的認為是十分合理,如果真的不能站著,我大可乘的士,而我自己選擇乘搭公共交通工具,便不可要求別人讓座給自己。又正如我懷著YY時, 即使懷孕已達六個多月但肚子也不算明顯,所以很少遇到別人讓座的經歷,但我卻不會埋怨,因為別人是沒有責任讓你的,有需要我便應該乘的士,加上這裡是香港呀,是一個公民意識比較差的地方呀,與人無尤。我會讓座給有需要人士,但不會期望人們也讓給自己,這種心態很舒服。

在人海裡,每個身影也拖著自己獨特的故事,各人也有自己的辛勞和苦衷,多體諒一下吧,將控訴的聲音化作動力會實際一些。少點抱怨,世界會和平一點。

啊.....還有啊.....我不認為生女是不好呀,是兒或是女都是天賜的禮物,根本不用強求,而且YY十分懂事又生性,我從不會嫌棄她不是男丁啊,我也一樣愛她。

2012年6月12日 星期二

你相世界末日?

倘若今年的12月21日真的世界末日,會如何?
我,倒覺得是一種幸福......

你問我,世上最傷心的事,莫過於當至親至愛離開人世那一刻,就如萬箭穿心般痛,做什麼也無補於事了,多渴望他是仍然活在世上!深深的傷痛......

但如果世界末日那一刻,擁抱著你的至愛家人,一同見證歷史的來臨,縱使然後大家便會一起斷氣絕色,但卻是毫無恐懼下地、安靜地離去,多麼幸福!

曾讀過一篇文章:人年青時,多麼渴望每天也是睡到自然醒才起床;人年老時,卻是渴望自己是睡到不會醒來地離去,多諷刺!

一個朋友曾對我說:人的出生便是一天一天步向死亡!我答道:很消極啊。
他說:不是消極,那卻是事實。古時人類的壽命大約只有四,五十歲,現代的醫學將人類的壽命遣反自然地拖長。
我想想也是,人活久了但卻不知足,像秦始皇。

自我的心臟曾被手術刀剖開那一刻開始,我便決定篤信科學和實驗,世界末日論簡直是個笑話,我幾乎百分百肯定:今年的聖誕節,我會依舊擁著我的小YY,吃火雞、看燈飾。但世界末日論倒可以是一個反思,令忙忙碌碌的都市人停一停,想一想,更加珍惜與家人朋友共聚的時光,和做自己喜歡的事。生活,從來都不只得工作。

2012年6月1日 星期五

YY成長日記(1)

踏入六月的第一天,又想寫東西.....


作為一個全職媽媽,我每天都在見證著YY的成長,這是很幸福的事。從她由一個蘇蝦仔,什麼都不曉,只喝奶和大小二便,然後會經歷轉身,反身,爬,懂發音叫爸媽,吃流質食物,再吃固體食物,扶行,慢行,再跑,每一個片段都在我的腦海當中,甚至不需攝錄低任何畫面,我也十分深刻,親身見證,歷久不衰。

YY現在14個月多,近排我發現她真的長大了很多,開始有認知能力。例如我說出街,她會拿對鞋給我幫她穿;每次回家,從大廈外走至大堂,她也懂路,她甚至比我行得更快,像要引領我那條路回家。入𨋢,她會嘗試按鍵但不夠力,出𨋢,她會跑到家大門外,等我開門。有時又會拿了我的鎖匙,扮作開門,當然不成功啦。
YY很喜歡出街,我們經常會到屋苑的室內會所和露天遊樂場玩耍,她差不多認得屋苑內的所有管理員,每次見面也會和他們打招呼,然後展露她的招牌大笑。和會所的小朋友也有交流,有時會爭玩具。

我又喜歡帶她到樓下的大型商場逛逛,那裡有一個很大的廣場,給她亂跑也在我的視線範圍之內。那裡有些小孩子在玩追追逐逐,YY很想加入,但她太少了,當然沒份啦,只在看,但又會狂笑,很開心。
我經常將YY作為傾訴對象,談些無聊話題,天南地北,甚至電視劇情節,亂說一通。她最近開始給我一些回應,咦咦啊啊,像不明白般。有時我又會給她說故事,但她應該完全不明白,通常說到一半已經跑走了。

YY像很有音樂感,每遇音樂都會扭腰跳舞,她有自己獨特的拍子,舉起手仔,左搖右擺,自得其樂。

我喜歡攬著她睡覺,但她又不喜歡被我捆綁著,通常會推開我。我有時強吻她,她又怕癢哈哈大笑。一切一切,我都享受無比,因為我知道她長大後便會有自己的空間,到時便不會再嗲嗲我,所以我會珍惜現在的時光,將這些成為片段都湧入自己的腦海當中,即使沒有相片做證也不打緊,因為記憶是沖不走的,它會一世伴著我。他日回想,也會心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