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2年5月31日 星期四

愚太忽然感性

若已看我的文字久了,不難發現,我其實不喜歡多愁善感和懶感情豐富的舒發,個人極度害怕骨痺和肉麻,亦從不以教訓人的口吻語氣寫文, 皆因相信每個人的觀點與角度都不同,誰也沒有資格批評誰。成人做事,自己負責,除非是智障。

但今天,突然想感性一下,下不為例。

朋友們都讚嘆我經歷生死,勇抗患病實在了不起,但我從來都只是認為自己只做份內事,根本沒有拯救貧苦大眾,亦沒有能力,所以我仍然是緲少。

正如我之前也提過,經歷了兩次從死亡邊緣跑回來,我真心認為現在的每一天也是賺回來的,因此活得完全沒包袱,輕鬆又自在,每一天都過得快樂,活在當下!錢財富貴對我來說都變得不甚重要了,因為曾親身經歷過隨時兩腳一伸便什麼都帶不走的,那便發覺"身外物"這一詞真的很精境,但真正明白的人不多。

世界很大,多旅遊出外走走,比麻木工作為供層樓更有意思。

人,天,地,應取之平行而活,不偏不倚,走正避歪,重質不重量。

不斷學習,歷久彌新。要明白這個社會有各式各樣的人,大同地活,何必動氣?

我曾在想,沒煩惱沒壓力的境界很脫俗,擁抱著小女兒和相公的我已頓覺幸福無比,生活且無憂,然後相夫教女便過著下半世?我還是會質疑。

人的性格是與生俱來的,我天生是積極進取的,喜歡接受新挑戰,不畏懼亦不退縮,沒理由得到一個心臟病便要退下來?思量過,我還是會選擇去過自己喜歡的生活,照顧女兒之餘,同時接受新使命,甚至可以實質地幫到別人,我發覺原來又是另一個層次。

轉變 - 從來都是興奮的事,生命最精妙之處正是沒有絕對的程式可預計下一步和發生什麼事,那才有驚喜。是福是禍也是一個過程而已,賺到的,是智慧和修行。

2012年5月27日 星期日

不忍心騙他

今天忽然想起一件趣事......


兩年前,在我接受心臟手術之前,一直受電視電影橋段荼毒的我,那時想了一條屎橋:手術後,當麻醉藥過後,睜開眼應該第一個見到便是相公,那我便會扮失憶,呃佢咁話:你係邊位呀?我點解會喺度既?打算嚇嚇他是什麼反應也好,然之後,我可能會一直扮失憶,那相公做會跟著電視橋段般重新追求我,想辦法令我恢復記憶。嘩,好浪漫喔!

但事實原來不是那樣的。完成七小時的心臟手術後,醒來我趟在ICU, 麻醉藥並沒有完全散去,那時我很弱很弱,全身無力,插著幾千萬條喉管,動彈不得,相公拖著我的雙手,我甚至比不到一個反應,說不到話,甚至看得不清。

矇矇膿膿間我又昏睡過去了,睡醒後應該又過了八、九句鐘,那是晚上十二時許,我只看到身旁有一位護士專門是照顧我的,我問她:我相公呢?她說:手術後他有來過看妳,你忘記了嗎?現在他回家了。護士又說,我可以用ICU的電話替妳打給他好嗎?妳可以和他傾一陣。然之後我將他的電話號碼說給護士,電話通了,護士先替我說開場白,再將電話給我。

還記得,那一刻我是仍然記起自己的惡作劇,扮失憶騙他,但是,到那一刻,原來自己是極不忍心騙他的,只想聽到他的聲音,叫他不用擔心我,因為我已過關了。電話中我一直哭著,是開心的哭,因為令他那兩個月來一直擔心我,怕我手術前突然血管爆裂猝死,現在已經雨過天晴了,手術成功,我沒事了。

朋友常問我是憑什麼信念,令我有那麼大的勇氣和如此樂觀地面對一個又一個的手術?兩年裡共做了四個手術,兩大兩小,但我也欣然面對,原因真是很簡單,就是他。一個如此真心愛你的人,你是會自然製造出大量地勇氣和積極態度,將所有難關一一劈開,等待一天自己再變回健康,就不讓他再憂心自己,然後大家手挽手去過開心的每一天。

2012年5月18日 星期五

亮仔的鞋子

三年前,我懷著亮仔在肚子裡時,
頭三個月內經常流血,
俗稱"作小產",
我唯有步步為營,加倍小心,
希望可以"陀得穩",
當時愚生特登去買了一雙不用
綁帶的厚底Adidas 波鞋給我,
讓我可以穿鞋時方便一些。
結果,亮仔陀穩了,
但卻是我的心臟不穩。

之後,亮仔離去了,
我仍然經常穿著這雙波鞋。

後來,懷著YY時,
除了住醫院和在家的日子外,
我依舊是穿著這雙波鞋出街,
天天穿。

剛過去的冬天,
這雙鞋子鞋頭破爛了,
我還是不捨得掉棄,
愚生見我很喜歡這雙鞋子,
陪我四出尋找,
打算買一雙新的回來,
但問過各大運動連鎖店和專門店,
答案都是一樣:是舊款,已停產。

愚生很疼我,
知道我喜歡上不用綁帶的鞋,
便陪我選購其他款式的代替品,
才發現,原來在市場上,
有款色而不用綁帶和最重要是厚底的波鞋,
基本上是沒有的。
最後在我自己千挑萬選下,
他買了另一對新款色給我,
但它始終不是我的心頭好,
因為鞋底不夠厚。

上個月的一個週末下午,
愚生特然歡天喜地回來,
告訴我他早前託朋友四出打探,
找到旺角波鞋街有一間店鋪專賣舊款的,
他靜雞雞買了那雙同款波鞋回來,
想給我一個驚喜。
但沒有白色,只有藍色,
而且全旺角只淨下最後一對,
更比三年前貴了一倍,
他興奮地叫我試穿。
愚生買之前已偷偷check好我對破鞋是什麼size, 
可惜結果還是細了兩個碼,
應該是歐洲size和美國size的誤會吧,
鞋子根本不合穿,拿回去退了。

我想通了,
發現其實我不是真的很想買一雙
全新的一模一樣款去取替那雙破鞋,
那對舊鞋子給我的意義真的很大,
根本是不可能被取替的,
破了鞋頭又如何,
繼續穿其實是沒有問題的,
它伴著我走過人生的一段很起伏的日子,
有血有淚,如果當初沒有亮仔,
那根本不會買它,
所以它是屬於亮仔的鞋子,
是一雙經歷風霜的鞋子。

下次如果和我出街時發現我穿著這雙破鞋子,
請不要嘲笑我,它確實對我很重要,
是我的情義結。


2012年5月16日 星期三

愚宅上NOW電視新聞

NOW星期一已將我的訪問播出街了,意料之內,自己沒化妝上鏡的樣子太恐怖了,而且講說話快而不清,真失禮,我決定要重點培訓自己這方面的弱點。

因此整個訪問的兩分幾鐘片段,我只看了一次罷了,YY拍得幾可愛,活潑生鬼,待她長大後媽媽再和她一起重溫。

但實在欣賞嘉瑜的旁白,字字鏗鏘,抑揚頓挫,剛柔並濟,很專業。多謝她令我有機會多認識記者主播的工作範疇。總括來說,這個訪問,其實我得著很多。

2012年5月11日 星期五

謝謝大家厚愛



朋友們都為了看我而買了今期的壹周刊,多謝支持,查實又不是我出書,而且只有兩版紙的介紹,但朋友們都反應踴躍,實在感動。星期一NOW新聞台就會播放我的訪問,我估大約只是一兩分鐘的小節而已,晚一點嘉瑜便會通知我播放的正確時間,期待。


接受訪問確是一個有趣的體驗,令我認識了幾位新朋友,嘗試了一些從前未試過的公開拍攝工作。以前不知道,原來為了剪輯出來有多角度效果,所以每一組動作也要重複地做,大約三至五次。終於明白,為何攝影師通常都是較寡言少語的類型了,因為那是一份需要極高耐性的工作,保持專注。

記者朋友也令我眼界大開,原來只有娛記組的狗仔隊才是恐怖份子,做時事專訪的記者也是專業的,她們心思很細密,觀人於微。可能因為兩位記者都是我朋友的朋友吧,所以她們也願意除了工作以外,和我閒談一會,彼此多認識了一點,我真心欣賞她們。我後來查Youtube才知道,原來上一年扛動全港的香港記者在北京採訪卻被公安留難從而阻礙拍攝的小妮子,正是黃嘉瑜,她真是處變不驚的類型,佩服。

壹周刊出街後,沒想到出來的效果和朋友們的反應也好,這幾天我也不斷收到平時比較少聯絡的朋友給我發whatsapp和message,將讀後感說給我聽,謝謝。但真心說:我的抗病經歷沒有什麼了不起,我只是當它傷風感冒去醫,有病便去醫,很簡單。我也不是特別的一位,因為作為人父人母者,每一位也會竭盡所能將小朋友帶好,是無私的奉獻,那是與生俱來的天性。多謝朋友們的錯愛,把我忽然放大和視為英雄,但我其實只是一位普通的自私媽媽,因為我只會為自己的家庭才能作出無限的付出和忍耐,我從沒有能力去拯救普羅大眾,所以我不是英雄。但謝謝美姿文筆下的我是動人的。

能透過這小小的訪問,可以有意義地將自己的經歷和別人分享,鼓勵別人,我實在沒有後悔當初接受邀請。希望明天NOW的片段沒有拍得我很樣衰便好了,有點後悔為何不化妝呢。

2012年5月9日 星期三

壹周刊出版了!

今天出版的壹周刊就刊登了由美姿替我做的專訪,第一次在雜誌上看見關於自己的,感覺不慣。素顏上鏡,相片也不算極度嚇人,算是自然,感謝攝影師。我特別喜歡我們一家三口那幅,真情流露。版面設計也美

很喜歡美姿給我寫的題:
愛在人工心瓣裡

美姿用了第一身的手法去撮寫我的故事,所以我感覺像在看自己的blog一樣,當然我手文筆沒美姿般好啦。不知美姿在寫這篇時,有沒有代入我的處境和心情去寫呢?和她只是萍水相識,但讓我感覺她像很了解我的所遇所感般,將這兩三年間所發生的片段簡單撮要,犀利!還記得當天她訪問我時,美姿在細心聆聽著我的經歷,每當比較感觸的回憶時她竟然流下淚來,我以前以為記者見慣世面應該不會感性,原來我錯了。

其實那些病痛經歷不是我生命重要的里程,自去了誕下YY後我才認為我生命的另一part正式開始,辛辛苦苦將她帶來這個世界不是想向人證明我夠勇敢,而是我要認真地將她培育成人,用心去愛她,關懷她,適當地保護她,但同時又要做到愛而不寵,要教懂她能明辨是非曲直,創造自己的快樂人生。我要努力做好當媽媽的角色。


2012年5月1日 星期二

採訪背後:與壹週刊記者和攝影師戶外拍照

有一點我真的覺得幾有趣,這兩個媒體之所以聯絡上我,都是透過兩個不同的中間人,而這兩個中間人,一位是我的中學死黨,另一位是我的舊同事,但有趣的是,這兩位好友其實早已知道我的經歷,但他們的傳媒朋友卻是同一時段找我,完全沒有夾定,令我這個平凡小師奶忽然變得忙起來。由於兩個訪問都是是經好朋友介紹,所以我亦比較放心。

今天已經是連續第三天的拍攝工作了,其實不是真的很忙,只是因為兩個訪問都在同一星期內發生,所以有點趕。我累是因為每一次我都不只為自己準備,還要照顧我的小寶貝。由於要配合拍攝時間,基本上是打挎了YY平時慣有兩次午睡的生活模式,已經有兩次是突登弄醒她的,可憐豬!基於媽媽的一個好奇決定,卻令到YY要陪著一起頻撲,我真慚愧!

今天天氣很熱,我們到南蓮園池拍些戶外陽光家庭照,及補錄相公的訪問。也不算很累,兩個小時左右已經可以完成了,畢竟周刊的拍攝比電視製作簡單一點,攝影師青哥哥很好,他說完了工作之後,可以send回相底給我們留念,即使沒有出街的相也可以send給我們保存,很奇待啊!

今天拍照之餘,我亦很享受一家三口在公園玩玩的天倫時間,其實我從來也沒有將接受訪問當了一則大事去看,一開始我已很理解自己並不是公眾人物,根本沒有很大的新聞價值,更不是偉人故事,output可能只得一版紙(壹周刊)和兩分鐘(NOW新聞)而已,所以我只是當作一個新的體驗,順便認識一下傳媒朋友的工作程序,我甚至沒有刻意化妝打扮,說的是一個真實故事,真實的我就是不化妝。唯一的私心是有的:希望將這兩次的訪問留下來,讓YY長大後看,就像我現在喜歡寫blog一樣,即使有一天我心臟病發忽然不在,那YY也可以透過媽媽親自寫的文字,了解媽媽多一點,感受媽媽現在所感受到的人生。(我不是消極,但人始終要走......)

美姿和阿青也很NICE,很榮幸認識了他們。奇待出版那天啊!





戶外錄音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