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2年2月25日 星期六

好朋友系列14:能換回你的生命嗎?

《能換回你的生命嗎?》

昨晚知道你失蹤的消息, 一直很憂心著, 想起了很多點滴, 縱使有很多幻想關於你的下落, 但始終希望向好處想, 希望沒有出事, 直至今朝, 傳來你已經離開了的消息, 心很痛.

我責備著自己.....明知自己是少數你會傾訴心事的對象, 但都沒有察覺到你會輕生的念頭?  只是十天前我約你晚飯, 你說那晚要上學遲些再約我, 為何我不繼續窮追猛打約實你另一個日子, 如果這段時間我們有見面過, 你讓我開解了你, 你會否不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呢? 

我們是在2000年認識的, 已經是第十二個年頭. 第一次單獨聚會, 你駕著電單車來Poly接我放學再一起晚飯, 我也猶記於心.  這兩三年, 我知道你一直不太開心, 有一段時間, 我每天都給你一個相同的短訊: "My Friend, 今天你如何?明天一定會比今天好我, 不可放棄啊!".  我很想讓你知道, 作為你好朋友的我, 會一直在你身邊支持你, 關心你. 你從來都不是一個人, 所以那段時間我也經常約你晚飯, 陪你傾訴, 做你的聆聽者, 用自己的經歷去開解你, 你很喜歡聽我的醫院故事分享, 每次你都會回應我: Sukie你很勇敢, 對比起來, 自己的鬱鬱不志實在皮毛. 然後給我一個開懷的大笑, 告訴我你會繼續努力, 尋找快樂人生. 

有一次, 我請你吃晚飯, 然後你請我吃糖水, 我們暢所欲言, 談了天南地北, 你說上一次來探YY時忘了送禮物, 我說不用客氣啦, 但你堅持第一次見小朋友要帶禮物, 那我就說如果真的要買就買尿片啦, 朋友間又何需拘禮呢? 但如今你靜俏俏地走了,  我寧願用千千萬萬條尿片來換回你的生命呀. 你的離去讓我檢討, 原來一個人, 即使口說告訴你: "我沒事, 我很好", 但原來未必真的沒事.

願你安息.
願你的家人盡快鎮作過來.


朋友, 永別.


***《好朋友系列》的由來 ***
有一次,愚太參加朋友的喪禮,
眼見他身邊的好友,
逐一上台分享對他的感受,
那時我突然幻想起自己的喪禮,
朋友眼中的我是怎樣的呢?
很想知道,
但卻永遠無法見證那個moment。
所以,忽發其想.....
有些說話是要早點說的,
讓文字把這個感覺留下來,
《好朋友系列》尤如我的人生拼圖,
把每一個部份、經歷、人脈,
一塊一塊拼貼出來。

2012年2月20日 星期一

接吻


點解情侶愛到濃時會親吻對方呢? 

其實是氣味. 人與人之間其實要用氣味來認定對方是否適合, 所以接吻源於亙相聞對方的氣味, 臭味相投亦是這個意思, 後來才發展成為接吻.

下次親吻, 記得要聞清楚對方的氣味呀.

2012年2月19日 星期日

讀國際學校便沒壓力?學位落求!

2012年2月19日

看<鏗鏘集>, 那集講述香港的國際學校學位有供不應求的情況, 一直以為有錢交學費便能將子女送進國際學校, 但原來全香港的47間國際學校已出現僧多粥少的情況了. 

我和很多香港的家長一樣, 不buy香港現現行的教育制度, 左改右改, 填鴨, 從小就培養激烈競爭, 鬥叻鬥第一, 小朋友自小就控訴千斤壓力, 失去簡單快樂的童年. 

現今家庭大多富裕了, 有足夠能力將子女送到國際學校去. 心想給子女一個較少功課的童年. 愚太因後天的壓力引發成心臟病, 一開始已不奢望YY將來承黃騰達, 我只想她一直健康和快樂, 心底裡希望給予小女兒一個舒泰的環境, 甚至老早已盤算著舉家移民....但礙於自己長期病患的包袱總歸要擱置. 

要在這裡生活, 便要跟這個遊戲規則, 打拚和進取才是族群, 悠閒自足便會突變成異類,  本以為將子女送進國際學校去, 至少可享受十八年的快樂時光, 原來早已經不是有錢便可以解決的問題了.

不敢奢望香港的教育制度終有一天會正常, 家長們可以做的, 是將生活智慧從小灌輸, 教導子女:成功不是別人去介定的!

小朋友一定要保留童趣, 競爭從來沒有良性的, 好勝的感覺很可怕, 輸贏真的重要嗎? 生活不一定要大同, 找到了舒適的平衡點, 輕鬆過日子, 說來輕易, 但香港人卻始終做不到. 

2012年2月18日 星期六

唐生定梁生,當趣事一則便算

近來看的專欄輿論, 幾乎清一色是寫唐生的。

事實上, 以香港這個"獨特的"的政治架構來說, 誰人來做首長其實根本分別不大, 反而我對那些網民的改圖創作都覺得幾好笑, 有時候太認真反而弄巧, 何不一笑置之?

但對唐生的背後公關團隊實在太失望了, 當年克林頓要選總統, 連曾在high school時抽過大麻也對公關團隊坦坦白白, 再想計策, 明知對手一定會將你抽絲剝繭, 實在要作二萬分的準備, 如今弄得如此天大笑話, 特首應該選不成, 何不效法當年董伯伯和掃把頭般, 抽身離開, 往外打一個白鴿轉再回來, 畢竟港人太愛在高峰時期誇大和炒作, 平時的政治冷感也忽然討論政壇時事, 現階段實在不好惹. 反正香港人之長處就是善忙, 你看現在幾多人懷念八萬五的董伯伯啊!

誰去選誰當選? 從來也只是劇本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