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12年1月6日 星期五

銅體


坦白說我應該有兩年的時間沒有認認真真照鏡去望清楚自己的身體了即使每晚沖涼的時間對著一塊大大的鏡子我也當作若無其事只是專心的快手快腳的把沖涼好著衫的時候仍然不會去照那面鏡子事實上那幾條粗粗的疤痕確實礙眼狠狠地將我的前腹分開兩段我不想每天也去注視那幾道疤痕只是希望等時間一天一天地過去然後有一天我會忽然發現疤痕的顏色變得淡了一點平滑一點一直期待著.
剖腹誕下YY的橫疤我從來都不放在眼內那實在是微不足道我問醫生為何開胸心臟手術和搶救脾臟手術的兩條疤痕比剖腹生育的粗和闊長那麼多的呢醫生說第一個手術是要先破了肋骨才能將心和肺拿出來而第二個手術是在我昏迷將死時及時搶救我至起死回生拿起手術刀便介落去了沒有理會太多.

從來的我是暴露狂又是陽光與海灘的追隨者但現在我已經兩年沒有穿過比堅尼了我小心翼翼不會讓疤痕接觸到海水或泳池水每逢乾燥或潮濕的日子我的疤疤會向我發出警號提醒我它們與我常在事實上我沒有討厭它們它們給我的意義是無價的穿比堅尼或靚衫與否又何需介懷呢縱然有時真的很討厭在地鐵車廂上的那些叔伯目不轉睛地實我的心口以為是事業綫伸延至那麼上……世界上總有些人是不懂尊重別人啊!

我不照鏡子不代表我不接受那些疤痕只是痛苦的日子已經過去我不想每天去記著它我仍然是滿心歡喜地期待著一天疤疤的顏色退卻了不再是如斯明顯然後縱然青春不再我會再穿上一件比堅暴露一返.

2012年1月3日 星期二

懷念醫院的床

昨晚, 我忽然懷念醫院的床......

 這個想法不是悲觀,  事實上,  我真心當瑪麗是我半個家, 經常出出入入, 又渡過了無數無數個難忘的夜晚.....

在那裡, 我想通了很多, 渡過了很多, 看到了很多,感受了很多......每晚從薄扶林山上看海景入睡.
又認識了幾位很了不起的醫生,  他們都是教授級的名醫,  兩次救回我渺小的性命, 把我起死回生, 在ICU的逗留期間我竟然是額外地得到教授們的關心.

上年的三月, 由瑪麗醫院婦產科的主管級教授親手替我接生YY, 從全身麻蘇醒後將可人兒親手抱給我. 每一個片段, 即使全身麻醉多少片也不會忘記. 

無數個留院的夜晚, 我帶著我的私人枕頭和mp3收音機伴我入睡.

當夜更的姑娘偶然會過來和我談天, 了解我的”威水”病歷, 然後大都給我一個佩服的回應, 比較熟的姑娘更會和我傾訴感情事和過去點滴.

起初, 會累覺醫院的時間很難消磨, 看著大鐘滴滴答答, 會變急燥, 人很嫌悶.
漸漸地,又會投入了那種醫院獨突的棲息節奏,醫護人員的工作忙不停所以盡量不要給別人帶來麻煩. 作為趟在床上的病人呢?越慢越好.

下半生仍然是要這般進進出出醫院的我, 要用正面的態度去對待這種日子, 既然是事實, 何不將它變得有趣一點?
雖不知道又會何時再趟上那舖床上, 去從薄扶林山上看海景, 感受醫院的人和事. 
當然, 每一次倘卧我也必須認為那是最後一次, 畢竟住醫院絕不是一件輕鬆的事......

我懷念的, 不只是那張病床, 而是那些日子的一點點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