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09年11月27日 星期五

我心目中的喪禮


前陣子看港台節目接觸了<死亡教育>這課題. 人必有一死, 透過宣傳去教育大眾珍惜生命, 活在當下, 和怎樣去面對親人離逝的傷痛, 這個課題實在不應忽視.

但在中國人傳統的社會去提倡<死亡教育>確是十分困難, 中國人不談死亡, 認為是不吉利的事. 所以<死亡教育>的自願團體經常被學校或老人院舍拒於門外, 實在可惜.

西方社會不避談死亡, 喪禮上親友們可以談笑風生, 沒有將悲傷長掛面上. 他們並沒有刻意去抑壓自己失去至親的傷感, 而是當親人在世時已全力去愛護對方, 根本沒有遺憾. 所以西方社會常常將"我愛你"掛在嘴邊. 

在香港土生土長的我, 承認有時確實不太認同中國人的傳統節法, 尢以在去年籌備婚禮上就和媽媽衍生許多衝突, 我認為很多禮節做了根本沒有意思而且浪漫金錢, 但最終還是要遷就長輩, 所有禮節全套做足. 結果整個婚禮埋單是超過35萬元. 如果錢花了令長輩開心也沒所謂了. 但婚姻的長久維繫從來只是取決於夫婦二人的相處之道, 這方便我對自己和老公都充滿信心, 又何需依靠禮節?

說回<死亡教育>, 我真的十分支持<死亡教育>, 只要珍惜身邊人, 活得有目標有理想, 生命根本不會枉過, 又何懼死亡? 何況我是一個極之樂觀的人. 但有時和老公閒談時我向他透露我心目中的喪禮, 他就會說我是不會死的. 從不肯正面和我討論. 其實人又怎麼會不死?

我沒有宗教信仰, 但我心目中的喪禮希望會以基督教那種分享形式為主, 禮堂上重複播放著我的一些生活照, 以柔和樂曲襯托著, 希望關心妍的<愛是不保留>將會是其中一首.

之後至親至友們逐一上台致辭, 向大家分享和我的一些點滴趣事, 大家用輕鬆的方式去送別我, 希望不會有太多眼淚, 將我樂天的性格感染別人. 繼續珍惜生命. 不需要有什麼破地獄的儀式.

雖然這個喪禮可能會是七, 八十年後的事, 現在說了出來可能早了一點, 但始終世事無常, 至少可以讓身邊的人知道我的想法便無憾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