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of love 介紹

我的相片

愚太,心臟病媽媽,六年間做了五次大手術,病歷已例入國際醫學文獻,是同類型病例當中全世界的第一個紀錄。兩次從死神手裡併命走回來,體會深厚,既然時間是賺回來的,決要快樂地過好每一天,做更有意義的事。 先後多次接受了傳媒訪問:NOW新聞、壹周刊、親子王(封面人物故事)、McDonald雜誌、經濟日報及晴報。及後,在2014年,愚太接受了醫管局及港台的邀請,將故事拍了單元劇出來,名為《醫護人生》之《生機》。
  「使命」這個詞語太浩大了,宗旨只是想將樂活態度和別人分享! 女兒YY出世後,愚太堅持不請工人,辭了任職Fashion的工作,轉職時間比較彈性的保險工作,能多留在家親自照顧女兒起居,寶寶是自己選擇生的,照顧她的任務不應假手於人,深信媽媽才是教導兒女和伴著他們成長的最佳角色。在擔任全職媽媽的日子以來,累職了一些心得,樂意和大眾分享。 除了是blogger外,愚太更是一名全職媽媽、一位理財策劃師(任職宏利)、一個CEO(創辦了Fool of Love),一個義務補習老師(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一人身兼多職! 

2008年9月12日 星期五

愚太上法庭


今天早上看報紙頭條, 3名少年被告在[吉野家]強姦一女子,世風日下…..
報紙形容他們上法院受審的情況.
又令我想返起自己被選中做陪審團的經歷……..
已經是四年前的事了我嘗試憑記憶同大家分享當時的經歷吧!

那是2004剛畢業後一兩年……..
我收到政府給我的信,
是關於隨機抽樣選中了我成為附合資格的陪審團,
XX日上金鐘的香港高等法院.
當時我們不會知道將會負責什麼案件,
因要保持絕對公平.

我拿了信給公司的HR得了有薪假期,
因這是公民責任不能缺席.

有一點緊張畢竟是第一次上法庭…..

那天我選了一套黑色衫裙,
望上去較成熟一點.

同一單案子原來會有大約100人選中做候選陪審團,
我們在一間大房間內,
逐一被核對身份後,
之後一同看一輯影帶了解程序.
我留意每一個候選陪審團的人,
他們大都著suit, 望上去都很professional,
我想我應是最年輕的一個,
當年我應該是23.

之後我們要轉到去法庭了,
我開始緊張…….

被告已在圍欄內等待,
我們坐下後有工作人員說: “Court”
我們企立跟著一個外籍男法官進來了,
他坐下後我們便可以坐下.
全程講英文只有被告旁有一個translator給他.
法官說這是一宗綁架和撕票案,
預計會審至少數星期.
我即刻看看犯人的樣子,
撕票案那麼他可能殺了人????
我從未見過會殺人的人啊!
他是一個大約四十歲的男人短髮穿了西裝,
我看到他那眼睛只停留在一點像定了格般,
我突然感覺很心寒………..

接著工作人員開始從一個箱子內抽出7個號碼作為最後的陪審團.

其中一個被抽中的中年男人是自傭人士,他告訴法官他是One-Man-Bank,
公司不能沒有了他請求法官免他作為最後的陪審團,
但法官很莊嚴地告訴作為陪審團是公民責任,
這並不是一個可接受的理由請他繼續坐下.

又有一位被抽中的中年男人告訴法官他的英文水平不高,
不能應付全英文的審訊請求法官免他作為最後的陪審團.
之後法官問他是什麼職業,
那男人說是自己是中學老師教中文和中國歷史,
法官很生氣地說作為中學老師即使教中文科但英語水平理應也達標,
要求但明天上庭時再呈交學歷証明,
他老師自知理虧,
頓時不敢再說乖乖的走到陪審團席上坐下.

每一個被抽中作為最後的陪審團的人也需要確定被被告和雙方律師同意,
如認為他個人會作出bias的判決,
那不需給理由跟著告訴法官不接受他之後再抽另一位.

最後我幸好沒有被抽中作為最後的7個陪審員,
否則將會有幾星期甚至幾個月不能上班,
那時我正處於事業搏殺期啊!
而且即將又要去越南公幹和到上海開會,
我真的不想錯過機會呀!
我再望下那個One-Man-Bank和中學老師的無奈表情,
我覺得自己很幸運呀!
之後其他沒有被選中的人可繼續留下聽審或離開,
我當然立即回公司工作啦……

之後我沒有跟進那被告男子最終判決如何…….
但這次的實地法庭經驗令我對香港煩覆的司法程序有了少少了解,
真正的法庭十分嚴肅而且程序很多跟電視劇的格局不同!
希望自己有生之年都不需要再上法庭啦!!!